我從小接受無神論教育,不信鬼神的觀點在心中早已根深蒂固。1982年結識太太以後,因她一家人都是基督徒,我才接觸到福音。每逢周日,我的岳父、岳母便催促我們去做禮拜,“恭敬不如從命”,偶爾去教堂看一點聖經,對福音開始有一點粗淺的認識。

我於1984年不幸得了急性乙型肝炎,因沒有及時和徹底醫治,結果拖成慢性肝炎。這期間親人一再勸我受洗接受主,但我婉言謝絕,因我以為自己從一個品學兼優的好學生到成為一位好教師,靠的都是自己的努力。我不抽煙、不喝酒、不嫖不賭、不迷信,又孝敬父母、長輩,已經不錯了。我認為做基督徒要讀經、聚會、做禮拜、禱告等,又要受各種限制,太不自由了。當然,我完全贊同福音所傳揚的真理,我勸太太,你既已受洗成為基督徒,就要真心誠意信靠主。我想,她若能蒙神的祝福,自然這個家也會蒙神祝福的。   

 

 

我於19909月去日本探親,為防在異國他鄉肝病復發,我便去受洗。我是經香港去日本的,但在香港時就病倒了,踏上飛機還在服藥,我內心充滿恐懼。感謝主,雖然我受洗的動機不正確,但他聽了我的禱告。一到日本,表兄即給我尋找醫療,病就好了。我在日本近兩年,不但從未病過,體重增加了近十公斤,肝功能及各種營養狀況均良好。這是主的恩賜,那時我卻沒有體會到。   

 

 

為了早日和妻子團聚,我切切祈求主,讓我早日去澳洲。19927月我帶大女兒來到澳洲,我們一家人終於團聚了,我們充滿了歡樂。剛開始時,她們也經常去做禮拜,我則口頭上感謝主的祝福,心裏還在想,只要符合條件,信主不信主沒有多大分別。由於靈性上沒有什麼長進,隨著語言和工作上遇到了種種挫折,便漸漸對主失去信心,總覺得是來這裏受苦受罪。所以禮拜少做了,聖經不念,禱告不做,有時遇到困難,禱告不蒙主接納,便更遠離神。其實我當時信心不足,又虧欠了主的恩典,禱告自然是白費心機。   

 

 

由於一週六天都要加班,賺錢要緊,就中斷了星期三晚的查經聚會,主日也極少上教堂。此時,因為我的軟弱,忘記主的恩賜和對主的承諾,更自以為一切都是靠自己辛勞換來的,魔鬼撒但便趁虛而入。在這期間我遇上了一些很稀奇的事,雖然也求過主幫助,但未能如願,我就對神產生懷疑,認為也許主根本聽不到我的禱告,或者根本就不知道我的存在。   

 

 

因我的頑固、懷疑、屢次犯罪,主便管教我。一天,我覺得腰痛,經二至三周的檢查,最後診斷是得了晚期肝癌,醫生告訴我無法施行手術,化療也無任何作用,我的生命只能維持幾個月,著名的某肝專科中醫博士也婉言拒絕醫治我。   

 

 

回想受洗至今主給我的恩賜、寬恕和拯救,而我對主多方虧欠,一直執迷不悟,我終於驚醒了。教會的陳牧師和弟兄們來探望我時,我真心誠意地來到主面前,認罪悔改,切切祈求主用他的寶血再次潔淨和赦免我的罪。   

 

 

感謝慈愛的天父在我最需要的時候,牧師和許多弟兄姐妹來我家講見證,同心合意地到主面前禱告,祈求感謝主的拯救。我的內心充滿意想不到的平安和喜樂,使我更堅信,只要真正認罪悔改、相信和依靠主,主耶穌必拯救我。   

 

 

幾個晚上我都禁不住熱淚盈眶,我感到從未有過的喜悅,因為主耶穌不但知道我、管教我,也正在拯救我。我總是覺得主有他美好的旨意。我向主表明了我的心願,若主允許,我要用餘生完全來事奉主,用自己親身的經歷為主作見證,述說神的榮耀。這兩、三周,我的身心都在不斷地得到醫治,血壓已正常,體重增加,感覺良好。我正在為今後的傳福音工作,努力學習和充實自己。   

 

 

神說,他是全能的神,他有豐盛的憐憫。主的拯救是奇妙的,他的醫治也是奇妙的,凡肯依靠他的人都會得福。我已將自己完全交托主,因為人的終點正是主工的起點。在醫生看來是不治之症,在主沒有難成的事。我相信和依靠主、不灰心、不埋怨,在不幸中經歷主的恩典。仰望主,期待著更美好的見證。   

 

 

當然,若主要我離開這個世界,我只懇求主接納一個回頭浪子最後的請求:憐憫我的妻兒和親人,讓她們脫離痛苦和悲哀,求主的恩惠永遠和她們同在。又恩待和我以前一樣迷失方向的迷羊,召喚他們回到你的身邊;趁早悔改認罪,接受耶穌做救主,讓他們接受我的教訓,別求地上的財富,只求天上的福份,才能“不至滅亡,反得永生”。   

 

 

神實在醫治了鄭弟兄。至少,醫生說他只有數個月的生命,而他更豐盛地活著,時間遠遠超超幾個月。

 

 

 摘自[澳洲華人信徒見證集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elpjesus 的頭像
helpjesus

歸榮耀給神

helpjes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