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司棋為香港電視藝人見證她由迷信算命到她棄之如敝屣與得到耶穌救贖的經過


一九九七年是香港回歸中國的大日子。打從八十年代,香港就湧現一波又一波的移民潮。我是這浪潮中的一員。為了孩子的前途,為了我們家庭的幸福,我在一九八四年隻身留在冰天雪地的多倫多「坐移民監」。

晴天霹靂
當時我和丈夫的感情融洽。離開香港前,母親曾忠告我說:「妳怎能這樣放心呢?夫妻不應分開的。」我說:「我們夫妻感情的基礎和信任,您是無法明白的。」終於,我在一九八九年辦妥了入籍手續,打算回港與家人團聚。不料接到丈夫的來信,說:「妳不用回來陪我了。我已習慣了獨自生活。妳不在身旁更好。請不要誤會,我們之間沒有第三者。」後來才知道,事實上有第三者出現。我氣極了,思想很混亂,不知如何是好。
於是開始第一次算命。我想:人生怎能這樣不公平?莫非是命嗎?怎麼我為了家庭,一個人跑到嚴寒的多倫多,孤伶伶地生活幾年。現在要回家,不但這個家已破碎,失去了丈夫,連女兒也失去了?當初若不是為了這個家,我何必苦守異邦,等一本移民護照?!
當時的感覺有如天塌了下來,心中有莫名恐懼。彷彿前面還有更大的災難接踵而至。我撐不下去了,不知道前面的路怎麼走,所以頻頻算命,盼望獲得指點迷津。

迷上算命
我愛上了算命,因為相士總有現成答案。對於惶惑的人來說,這十分重要──總比茫茫然不知所措好。有時相士說中了我的心事,就倍覺窩心。例如相士說:「妳今年運程很好,做什麼都成功。」這話對我來說,不光是安慰和鼓舞而已;因為相士豈不是能知過去未來嗎?他既這麼說,那我就知該怎麼做了。於是就下重本做生意、投資──結果多半都以失敗收場。無論如何,算命最受用的地方就是即時有答案,雖然答案是錯的。但徬徨的人多不理性,最要緊的是有答案,因為害怕徬徨無助。我們想走出來,我們不願意再等,希望得到立時的答案。

一九九五年,我在香港拍電視劇「真情」,有些同事也喜歡算命。於是跟他們來往甚密,一起去看風水、算命,互相介紹相士。當時,有不少人約我去教會,但我覺得不大適合。我想:我這麼忙,哪能抽空上教堂?九六、九七年間,妹妹買了一棟房子。將遷入時,我認識了一位公認算命很準確的風水先生,於是建議讓他看看這新房子。他看過新房子,又替妹妹看命盤,之後對我說:「很麻煩!妳妹妹的命盤顯示,她過不了這兩年,而且這房子不適合他們夫婦住。她的病源在血液,醫生也無法治好,除非求助神靈。」
妹妹小我三歲,我們感情好得像雙胞胎一樣,常在一起。小時候我覺得她好麻煩,我行動快,思想快,活潑好動,很多主意;她卻被動,凡事慢吞吞的,一天到晚跟住我。後來才知道她尊敬我,對我始終如一,我有需要,她隨時效勞,是個很好的妹妹。妹妹更拜黃大仙求籤。聽了相士的話後,我們都害怕不已,不知如何是好。

主尋找我
那段日子,妹妹的血液真的有點問題。我擔心極了!有一天,我心緒不寧,睡前跟她通電話說:「我想,現在應該是我們認真思想信仰問題的時候了,反正之前妳我都很疲累。既然風水先生這麼說,不如約一天出去飲茶,好好談一下我們應信什麼?總不能拜拜黃大仙就算了。」那晚心裡七上八下,迷迷糊糊地睡著了。平常我得靠鬧鐘喚醒,有時關掉鬧鐘再睡,這是我的老毛病。然而那天醒來,沒有睡意。看看鬧鐘,已是早上九時正了。這時電話鈴聲響起,對方說是劉達芳教授。劉達芳教授?這名字好像滿熟呢!

我記起來了,我在一九九三年間往上海跑了一趟,和朋友合股開辦化裝品工廠,那時認識了一位傳教士,他本是醫生,但獻身全時間事奉上帝,又在西安麈姥|。之後,這位盧醫生每次經香港都找我,勸我信耶穌。有一次我很不客氣說:「你不用再勸我了。我現在很喜歡算命、看風水,主不會喜歡我的,見了我也會雙眉深鎖呢!再說,我也不會信主。」他說:「妳不要這麼說,主耶穌連殺人犯也寬恕,怎會不要妳,不喜歡妳呢?這些事妳不要看得那麼緊張。以後不要再算命了,算命是騙人的。如果妳日後在生活上遇到什麼困難,有什麼困擾,在香港找劉達芳談談吧!她有愛心,可以照顧妳。」可是我一直沒聯絡劉達芳。事後兩三年後,就漸漸淡忘了。

那天她忽然來電,我感到很奇怪。劉教授說:「李司棋,真不好意思,我很忙,沒時間看電視。一年前,盧醫生把妳的電話號碼給我。我不認識妳。我問兒子,他們指著電視機說:『哪,她在演電視劇呢!』我一直對妳的印象模糊。但昨晚整夜夢見妳。我相信是上帝感動我看看你近況如何。妳有什麼需要嗎?有什麼事情發生嗎?能否抽空到我辦公室談談呢?」
我的心跳得很厲害。太神奇了!昨天夜裡,我才想,是時候考慮信仰問題了,怎的今天一睜開眼睛,上帝便伸出手來喚我?我怔怔的說不出話來,感覺上帝很真,很近,心裡有說不出的感激。
那天,我在劉教授的辦公室談了很久,她給我分享很多見證,勸我去教會,親近上帝,讀聖經。我接受上帝邀請,,於一九九七年九月十五日決志信耶穌,二OO一年受洗,歸入耶穌名下。

人算之誤
回頭說我的妹妹,風水先生的話沒有應驗,她沒有大病,只是些傷風咳嗽等小毛病,一家三口生活安定,愈來愈好。倒是我曾獲相士批贈事事如意,有貴人相助、發達等,之後卻不停進出醫院,甚至影響工作。現在回想起來,覺得當時真傻,怎麼就相信這些江湖術士之言,還花錢請人算命,卻不相信創造宇宙萬物的主宰!其實我小時候是聽過耶穌的,但沒有把祂放在心裡。長大後照照鏡子,覺得自己滿漂亮的。參加選美,之後,更在香港無線電視台做當家花旦。年輕時事業便平步青雲,從心所欲,發展順利。我自以為擁有世上的一切,不覺得需要耶穌。後來更跟了丈夫的論調,說世界上沒有神也沒有鬼。於是膽子越來越大,無論多黑的地方也不害怕,事事靠自己,也不覺得辛苦。就這樣,我碰得焦頭爛額,跌到心都碎了。幸而天父慈愛,沒有放棄我。祂仍在尋我,直到我歸回祂的羊圈。

新生樣式
娛樂圈五光十色,藝人遇到的誘惑更大。基督徒藝人要見證耶穌,不能什麼角色都接。但是身在圈中,若動輒拒絕接受這個、那個角色,就很難繼續生存下去,所以很多時候不易取捨。記得一九九九年拍完「真情」後,就接獲一部戲約,那編劇很喜歡我演戲。寫完劇本,就跟我通了個電話,問我會不會接拍?我說:「會的,會的。」他說:「我很用心寫了這一角色,很適合妳演。」後來我知道要扮女鬼,想了好一段時間,總覺得基督徒做這類角色不大好,就推掉了。藝人有很多意想不到的試探和引誘,常要心意堅定。我覺得做藝人不易,做基督徒藝人就更難了。信耶穌後,我有很大改變。以前總是腳步快,行動快。天下第一大事是賺錢,人生最重要的是丈夫和女兒。可是,錢會失去,人的感情不但會變化,而且還會消失得無影無蹤!我現在才知道,人憑自己的力量鑽營,不但疲累,而且浪費感情、精力、時間。像跑狗場上的狗,一直追著雷兔,可是總跟不上。很多人到死,仍然在追,也仍追不到他們所希望得到的,又不知道為什麼要追。我發覺人所追求的,往往都只是虛空沒有價值的東西。可惜,我們自己不知道,反視之如珍如寶。追不到,就忐忑不安,心有不甘。信耶穌以後,上帝賜我從天上來的智慧,我開始明白了,人生最有意義和最快樂的事,莫如遵行上帝的旨意,效法主,把祂的愛分給世上的人。

我漸漸體會,施比受更為有福。付出的人比接受的人更有滿足感。一個人擁有物質的快樂,遠不如心中有上帝的快樂;擁有財物的滿足,遠不如與人分享的滿足。現在我學習將一切事情交託主,不再為明天憂慮,人自然輕鬆多了!以前別人勸我信耶穌,我總自作聰明地想:「為什麼這麼愚蠢呢?等到年老,生病或臨終時才信,主耶穌仍讓我上天堂。那就不用那麼早就浪費時間。」原來我錯了,不及早信耶穌才是浪費時間、生命。信耶穌後,與上帝和好,除去人與人之間的冤仇,心裡有平安、喜樂,那該多好我感謝天父,一切全是恩典,這些都不是我努力找回來的,是天父來尋我。

【余黃國凱採訪、整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elpjesus 的頭像
helpjesus

歸榮耀給神

helpjes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