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2年07月26日

  要寫神賜我的救恩見證,我不知從何說起,真的很多很多可以寫。這里我從一個方面,就是神怎樣調整我的人生觀,其余的有机會再一一寫出來。愿神借我的見證能榮耀他自己的名。

  我來自大陸,生長在一個佛教影響力較大的家庭。人生四大皆空,今生的苦難乃是前世的罪孽,人無法改變,人生在世上實在是出于無奈。碰到困難時一心念佛,可事情并沒有好轉,心里也沒有平安,因為這是前世的孽債,今世要償還。無奈中,我變成一個自卑自怜很消沉的人。曾有多次想結束自己的生命。

 

  更加悲哀的是來美后,因來美的中國學者,個個是學識高深,出人頭地。連來美探親的太太們,最少在國內有個本科文憑,而我偏偏沒有。所以,人家講什么我會很敏感,最怕的是人家問你是那所大學畢業的。我很怕別人看不起我。以前愛我如命的丈夫,來美后遇到不順心的事就拿我出气,不是打就是罵。根据佛法,都是我前世欠了他的,今世得償還。

  有一天,我終于想結束這樣的局面,于是考托福上學吧!當時心想,上學后,丈夫不會再嫌棄我,別人也不會看不起我。可事實不是這樣。上學后,一大堆功課忙得我昏頭轉向,丈夫還是莫名其妙,打罵吵鬧,只是這回不打我而是打女儿出气,因我告訴他,如果他再打我,我會离開他。對我來講,人生真是苦海無邊,毫無意義。在一個冰天雪地的晚上,丈夫借酒發瘋磨刀殺人時,我抱著四歲的女儿离開了家。

  就在我走投無路的時侯,上帝伸出了溫暖的雙手,他借著一個美國姐妹把我帶去了教會。

  那是在1996年的感恩節。當時那家教會有一個中國人的團契,凡講國語的都在一處。我被安排在那一班,因我是中國人。當我走進去時,覺得很不自在,因當時的處境,我不想見任何熟人,可是這里的大都數人我認識,只是我從來不知道他們來教會。后來我想,這幫基督徒怎么沒有一個跟我講過耶穌,要是我早點信主就早點擺脫內心痛苦的捆綁。以致于后來我變成一個一見人便告訴好消息(耶穌是救主)的人。

  既然進來了,那就坐下吧。那天主日學老師講了一個故事,大概是這樣的,一個人夜間行山路回家,穿過漆黑的樹林,一不小心從山上摔了下來,千鈞一發之舉,他覺得很幸運地抓住了一根樹枝,苦苦地在那里掙扎了一個晚上,到天明時才知离地不過二寸。大家哄堂大笑,而我心里非常酸痛,因為這人就是我的寫照。我在痛苦中亂抓,可沒有一樣東西能真正的解救我。我忍不住想哭,就走了出去。

  從那一天開始,神的恩典臨到了我這個絕望的人。盡管沒有人跟我說下次再來,可神還是賜給我一顆愿意尋找他的心,盡管我不愿意面對那些熟人,可我還是去教會。感謝神賜給我一顆饑渴慕義的心,我拚命地讀那本從未讀過的圣經,神的話是那樣地吸引我,直到如今還是一樣。

  不久以后的一個早上,發生了一件很奇妙的事情,當我還在做一大堆亂夢時,很清楚地听到一個男人的聲音說,“該起來了!”我一下子坐起來,除了熟睡的女儿之外,別無他人,也正是送女儿上學的時侯了。當時我心里一下子感到一股溫暖,那么地親切,很久沒有听到有人這么關心我的聲音了。象父親關心儿女。我心里一下子明白是那位神跟我說話了,就是在教會里他們所講的那位神,就是那位我在圣經里讀到的那位神。盡管在以后的日子里我再也沒有听到過這樣的聲音,但我永遠不會忘記那個早上。在我覺得無人愛我的時候,神用那特別的方式讓我体會到他的愛,那种父親對儿女的愛。感謝主!

  去教會后學會了一首歌,名叫獻上感恩。一天晚上睡覺前,我便唱這首歌,先是用口唱,唱著唱著我開始用心唱歌中的每一句話,我內心深處真正的感恩,感謝天父賜獨生子耶穌基督,再唱著唱著我心中的靈開始唱,感謝父神使我這軟弱者變得剛強。我唱這首歌唱了很久,當時我就會這么一首,我自己也不知道唱了多久,我也不知道什么時侯睡著了,只覺得一夜有天使圍繞。第二天醒來時,我發現我的心靈里面還在唱這首感恩的歌,我的肉身睡了,可我的靈整夜歌頌感謝這位賜救世主的真神。當時我還沒有公開決志,可是內心深處那出于真心的感恩父神已經悅納。當年圣誕節我公開決志,第二年二月份受洗,正正式式地歸到主耶穌基督的名下,成為神的儿女。

  信主后最讓我覺得奇妙的是我內心深處的那种平安,那种我一直追求而未曾得到過的平安。仿佛平靜的海面微風輕拂,又象慰藍天空無黑云遮蓋,無憂無慮,沒有煩惱。當時我的外界環景并沒有改變,可神賜下屬天的平安,出乎我意料的平安,在耶穌基督里保守我的心怀意念。因心里有了平安,我便開心起來,以淚洗臉的我開始有了笑容,以前看來暗然無味的花草樹木,竟然那樣的艷麗悅目,討厭的烏鴉聲也變成了美妙的歌聲。我衷心感謝造物主的奇妙,感謝那能使黑暗變白晝,沙漠變綠州的神。是因為耶穌,我的內心才會有這么奇妙的改變,并且唯有他能改變我,因為他是神,唯一的真神。因有耶穌在我心,我仿佛回到了童年時代,無憂無慮,歡喜快樂,很多人不能理解,在苦難中的我有什么可高興的,以為我受刺激太大,有了神精病。但我因耶穌的名歡喜,因他的救恩而快樂。

  沒有人能理解我辛酸的經歷,也無人可以安慰我。信主后我便在神的面前哭訴,他完全理解,完全了解,比我自己還清楚,特別說到丈夫怎樣虐待我時,神讓我看到我自己也有錯,是我自己平時看不到的。神是個靈,比一切兩刃的刀更快,他把我內心深處隱藏著的肮髒,心思意念中的污穢都照的清清楚楚。在神面前我是那樣的赤露露,無法掩蓋。神說,“我是圣洁的,你是污穢的,我還是接受你,清洗你,愛你,為什么你不能原諒他呢?”原諒別人,自己也被原諒。神的話使我心服口服,認罪悔改。開始禱告時,還在哭,禱告完時已經沒有了眼淚,因為心中已沒有了恨和怨。現在想來,神是用他的話和他的靈來醫治我內心的傷痕。我既是個受傷者,也是個傷害者。

  初信主時,我常常帶著老我的眼光看每一個弟兄姐妹。當時我們在一個美國人的教會,沒有中國牧師,所以一些弟兄姐妹輪流講道。我非常注意他們講的每一句話,所做的每一件事。他們常說愛人如己,彼此相愛如弟兄姐妹,我以為他們真是如此做,當我有困難有求以他們時,竟然是拒絕,原來他們是偽君子,口是心非,假冒偽善,心里很不想再去教會,并且有怪聲音老說,這种地方有什么好去的,這种人有什么好交往的,不要再去了,并且讓我想起一些幫過我的佛教徒,那种心思意念和聲音搞得我心神不定。我自己大吼一聲,你是什么東西,离開我,這聲音便停止了。于是我還勉強我自己去查經班,我不敢告訴人此事,我每天為此事禱告神說,“每次听他們稱兄道弟的,為什么沒有一人愛我象我自己肉身的兄弟姐妹呢?”大概一星期以后,神終于回答我說,“你有沒有愛他們一個象自己的兄弟姐妹呢?”

  我無話可答,當然也沒有。不見自己眼中的梁木,可看見別人眼中的刺。都是罪人,我也一樣。神又說,“除我以外,你不可有別神,你不要看別人怎樣說怎樣做的,你要看我怎樣說的,怎樣做的。你要單單地敬拜事奉我。”是的,神說愛我,他甚至將他的獨生子賜給我,叫我這個罪人不至滅亡,反得永生。他拿去我的老苦重擔,讓我在他里面得到安息。他的話句句真實可靠。是的,我要單單敬拜這位創造天地万物的真神。從此,我的眼只盯在主耶穌身上,就是那位坐在天父右邊,按著神的意思為我代求的主耶穌。那位從來沒有讓我失望過的主。天父,我感謝您的大愛,唯有你的愛使我飽足。

  慢慢地,我學會了不到神面前去告狀,因神每次會指出我的錯來。可有一次一姊妹無故得罪我,我實在想不出我錯在哪里,只得又去找神,神說,“愛是不計算人的惡。”多么奇妙的一句話,又是我的錯,不夠愛心。因著神的這一句話,我又一次從罪的捆綁中脫落出來,得到神所賜的真自由。當我計算人的惡時,我心里難受,又不能跟人說,當我借著圣靈的幫助,不計算人的惡時,我內心充滿了喜樂。我所信的神就時那么奇妙有能力,感謝神,讓我在他里面有真自由。誰說神的話給我們限止呢?因著他的話,我心里有無限的平安和喜樂。

  慢慢地,神把我從一個自卑自怜,斤斤計較的性格調整過來,借著耶穌基督的靈,我學會了寬容別人,也恩待自己。因著神的大愛,我內心的傷痕得到醫治,因著神話語的教道,我能有愛心來對待每一人。不管人家怎樣待我,我還是很愛我自己,因我是神所愛的。感謝神恩待我,愿神恩待每一個信靠他名的人。

原載于基督教聯盟論壇(圣保羅教堂)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elpjesus 的頭像
helpjesus

歸榮耀給神

helpjes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