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一凡弟兄的切身經歷,聖經說:要信耶穌,這樣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他要把他得救的經過向你慢慢道來
 

1998年2月,是神改變我一生的開始,在那以前我是個完全活在黑暗中無指望的罪人。
  
為了找到人生的滿足,更為了在社會上能够自我保護,我就結識—些不良的朋友,在這樣的環境下,從1996年染上了毒品,那時我已結婚,並且妻子也已懷孕。開始時毒品能讓我暫時麻木,暫時地忘却煩惱,後來毒品控制了我整個人,我成了它的奴隸傀儡,它讓我顧不及母親的眼淚、妻子的心碎與擔憂。
  回想我那剛學會走路的兒子,好幾次早晨來拉他睡懶覺父親的被角,要渴望得着父親時的表情;回想我躲進衛生間偷偷地吸毒,玻璃門外母親無奈站着的影子,我出來看見她欲哭無淚的眼睛;又次次想到被重担壓垮,變得憔悴瘦弱的妻子,這些都曾使我良心受責,要决心擺脱這惡魔的捆索,可這念頭也只是一閃而過。
我曾經自願戒了10來次,可是都以失敗而告終。在一次戒毒中,醫生打電話到家裡,告訴我母親和妻子,我因為戒毒出了問題,毒不能往下排而昏迷了,醫生說不敢負責任(因為是私立的醫院,非法的),母親含着眼淚對醫生說:“你盡力地搶救,真的死了,不用你負責。” 在這種承諾下,醫生實施了搶救,我昏迷了大約三天,自己一點不曉得。醒來後痛苦得不得了,因為毒不能下排,以至整個喉管至口舌都潰爛了,不能吃什麼,只能喝稀粥,整整熬了一個月,那種苦,不能想像,虚脱的身體,又有潰爛的痛苦,再加上惡魔用千萬隻螞蟻啃骨頭似的在内心深處折騰,那已不是毒隱,而是心隱。
  
一想到那毒品,我覺得深深地被它控制了,它完全佔有了我。一個月的痛苦過後,家人幼稚地以為我會好一點,可我—出家門,很快就又重新去吸毒。你想想,這種明知道是痛苦、是死亡的事,却不能控制自己不去做,這種力量實在太可怕。我的人生絕望了,面對有養育之恩的父母親、深愛自己的妻子及呀呀學語的兒子,我太對不起他們,又覺得這世界不屬於我,沒有我立足之地,也找不到自己在這社會上應有的角色。就這樣,想到了自殺。一天深夜,我悄悄拿着刀片,已經割下一點,但看了看身旁的妻子和兒子,却又害怕死,手縮了回去。
  
人生真的是苦海無邊嗎?有没有出路?母親常常為我燒香拜佛,我自己也求它們(假神),因為我家世世代代都虔誠地拜它,甚至在我坐牢時也求它讓我得到假釋。我家窗口上就供着它(觀音)。可是家裡事情却是那麼多,得不到平安。
  就在這時候,耶穌來了,祂要救我脱離這一切。從小到大,我都没有真正聽過耶穌基督的福音,不知道祂是我在天上的父親,我是個久久不歸的浪子。就在我認賊作父,背叛祂的時候,祂來救我了。
  
那是1998年2月14日的晚上,我約了幾位朋友在岳丈的家裡玩撲克,一直到清晨五點,大伙兒都回去了,我也不想在滿足毒隱後,與起床的家人争吵,就去了一個朋友的家裡,他們是兄弟倆,那天哥哥的房間有人,我只有到弟弟的房間去睡。他們都是我小時候的朋友,後來弟弟信了耶穌,所以沒有和他多大來往。
  
那時,已經差不多是早晨六點鐘,我吸食了海洛因後,就躺在他弟弟的床上,可不知為什麼,那天早上我的思想特别多,想到了人生空虚,想到了自己為什麼到了這地步?這世界到底有没有愛?我的人生還有没有出路?還有誰能救我?我想到了許多以前從没有認真思想的問題,也許是我的朋友剛好跪在床上我的身邊向神祈禱。
  
那天,他在流淚禱告,非常的傷心。不知為什麼,我還想安慰我的朋友,想跟他說人生不過如此,過一天算一天吧,不要太傷心了。刹那間,我心裡有一種感動,朋友祈禱中的那位神能救我。朋友禱告後下樓漱洗去了,我閉著眼睛在思索,渴望着神的醫治。忽然,不可想像的事發生了,我那閉着的眼睛却看見了前方空中仿佛朝霞一樣的紅亮,從中過來了兩個人,他問我:“你是不是某某人?”當時我的意念是,神差人來救我了。我趕緊回應他們說:“是,是。” 緊接着是一陣氣悶,過了只一會兒,什麼都消失了,當即,我睁開了眼睛,覺得從來没有過的清醒,心裡清楚地知道神已經救我,因為那刻氣悶的時候,就覺得肚子裡在翻騰,感覺裡面的毒已經被排出來。我又高興又驚恐,趕緊跑到樓下問那朋友怎麼有這樣的事情,他回答我:“在世界上是没有人能救你的,現在只有耶穌能救你。”
  
他送給我一本《席勝魔傳》,然後帶我到教會去禱告。教會給我的感覺是非常的聖潔,與世界的場所完全不一樣。又讓我驚奇的是,禱告以後,我出了教會,發覺自己不會講髒話,再也不敢撒謊,這是父母不可能改變的,這經歷也加强了我的信心,以致我緊緊地抓住耶穌,要得祂的醫治和拯救。事後,神又感動我,祂要我把手頭擁有的二十幾克海洛因扔掉,對於一個吸毒的人,要他扔掉毒品,是要他的命。但那强烈的感動使我無法抗拒,經過一陣挣扎後,我在心裡說,我要把它送給我的朋友。可神提醒我,這樣我會害了那個朋友。當時剛好在路上,我立即做了決定,掛個電話給我妻子,告訴她我的毒品藏在哪裡,叫她不用多想,把毒品全部放進馬桶冲掉。感谢神,這是祂自己的得勝。我想這件事是讓神喜悦的,整個經過都是神在牽引着我。
  
接下來没幾天,到了2月21日,也是在2月的第3周的星期六,這天教會在一個山上舉行聚會,我那朋友約我夫妻兩一起去聚會,那天還有兩個姊妹一起去,我没帶毒品,非常虔誠的上去,心裡感覺那是個神聖不可侵犯的所在。當時我身子很虚弱,他們用了一個小時陪我上了山,時間已經是下午三點鐘,也剛好是證道結束,大家跪下來禱告的時候。我夫妻倆進去跪在教堂後面的兩根柱子中間,那時妻子是陪我上山的,因為她覺得是我需要,她不知道自己也是罪人,也照樣需要耶穌的拯救。
  
我跪在她的旁邊,手放在頭頂,一心地懇求神救我脱離毒品與罪惡。當時我的祈求是何等熱切!一會兒,神光照了我,這是忽然間的事,在我不知道的時候,就像是一陣風吹過。我似乎看見耶穌在右邊朦朧地站着,左邊是可怕的地獄的口,它非常的清晰,在異象中地獄的口不是很大,是個圓形,裡面有燒着的烟氣在上騰,像要爆發的火山口。我深覺自己的罪很大,已經在它的邊缘摇晃着,我害怕極了,大聲地疾呼“耶穌救救我!”我的手在頭上搓着,人在强烈地挣扎,我的意念同時又在問耶穌,地獄的口這麼小,能裝得下多少的人?主告訴我,不要看它這麼小,世界上所有的一切它都能裝下去;我又問,如果掉下去會是怎樣的感覺?主又告訴我,會像漩渦一樣把人轉進去,一直到底。
  
不知什麼時候,我早已淚流滿面,我在大聲地哭喊,呼求耶穌救我,讓我重新做人。主耶穌真是太憐憫我了,祂不會羞辱到祂面前來的罪人。大約過了30分鐘左右,耶穌真的向我說話了,祂的話非常慈愛,用的是我本地的方言,有11個字(按本地方言計算),他說:“孩子,我赦免你,給你重新做人。”這話—直進到了我的心裡,得到了被神拯救的確據,我立刻安静了下來,發覺自己臉上都是眼淚鼻涕,非常地難為情,因為旁邊有許多的人,我剛才在大聲地喊叫,是不是他們都在看我,發覺在這裡有個大罪人?我讓朋友拿來面巾、紙擦了臉,就去問我的妻子,你在我旁邊聽到什麼了没有?你看她怎麼說:“没聽見什麼,只有看見你的手在頭頂上挣扎着。”多麼的稀奇,我是在靈裡單獨地與主交通,旁邊的人都没有聽見什麼。
  
順便談談跪在我旁邊的妻子,這是神給我們的特别恩典。她剛跪了下來的時候,不知道為什麼跪着,東張西望的看,覺得非常奇怪,那些人為什麼有的哭有的笑。但當她看見我哭了的時候,非常感動,心靈深處有個柔和的聲音對她說:“孩子,你放心,我已經救了妳的丈夫。” 她就哭了,緊接着主耶穌把她的罪擺在她面前,就像放電影一樣。於是她也悔改,在神面前得到了重生。感謝神的恩典,讓我們同時蒙恩得救,這也是神在創世前已經揀選了我們。
  
神不單對我有救贖之恩,也有醫治之恩。那天晚上在山上,我害怕自己睡不着覺,會毒隱發作。朋友告訴我,只要向主禱告,耶穌會讓我入睡。我禱告以後,還没有來得及叫阿們,已經甜甜地睡着了。第二天起床,我有些不舒服,下了樓,開始毒隱發作,非常難受,摇摇晃晃地,朋友當即叫我去找神的僕人禱告。奇怪,當禱告結束後,我站起來,發覺自己一點事也没有,一切都很正常。這是神的手在工作,也讓我知道了屬靈上的事情,以及魔鬼對人的陷害。後來下了山,在交通公車上,我又一次毒隱發作,這是魔鬼在借毒隱攻擊我。我熬到了教會,—位弟兄為我作了禱告,像在山上發生的一樣,我站起來後,人立即就恢復正常。
  
從那一天開始,毒隱再也没有發作,它永遠地離開了我。感謝神的醫治與拯救,使我完全地得到自由平安。以後再也沒有毒隱發作,只是身子還很虚弱,像是生過一場大病。
  
從這以後,我在屬靈上也開始經歷了魔鬼的攻擊。每次禱告仿佛有東西在我的房間裡,内心有驚恐。有時感覺黑影向我撲來,以至我洗臉也不敢閉着眼睛。當這種情况發生時,我就叫“十字架得勝!寶血得勝!”也唱得勝歌:“主十架打退撒旦,主十架打退撒旦,主十架打退撒旦,主把我釋放。”這樣一來,那些攻擊就消失退去了。可是魔鬼很不甘心,以後强烈地來攻擊我,但神也借这些事讓我經歷屬靈的爭戰,因為耶穌是永遠的得勝者,我們靠着祂得勝,而且得勝有餘。
  
記得大約是在下山後的第二天,我那朋友忽然對我說,教會有一種 神給的恩賜,叫做說方言,就是有的弟兄姊妹在禱告時說出了自己不懂的語言,也是保羅在歌林多書信談到的那能造就自己的恩賜,後來被歌林多教會高舉與誤用。我當時没有質疑他說的,因為神可以做一切的事。奇怪的是,說過這事的第二天,我到教會去禱告,(下山以後約兩個月裡,每天白天晚上我都在教會)那次有位弟兄帶領我祈禱,不一會兒,忽然感覺舌頭被轉過來似的,非常含糊地說些什麼,内心却異常地喜悦,那是從來没有過的喜悦,太奇妙了。

這天,神賜給了我講方言的恩賜,其中有主的美意,而不是讓人拿来炫耀的,因為屬靈上的攻擊還非常地强烈,晚上有魔鬼的恐嚇,那靈的氣氛使人感覺害怕。在没有方言的恩賜以前,我只有叫“十字架得勝!宝血得勝!”,唱得勝歌。在這以後,我就用方言,是在禱告中很自然地說出來的。那時說的方言非常的有力,每次像是炮彈打出來一樣,那些黑影與恐嚇我的一切就烟消雲散了。這是我屬靈争戰的經歷,是神在我身上施行的拯救和魔鬼徹底失敗的真實見證。
  
還有一件個人的經歷我要與大家分享,那就是神徹底救我脱離世界與罪惡而給的憑據。在得到方言恩賜後沒幾天,一次夜裡大約三點鐘,我醒過來,跪在主面前祈禱,忽然被主帶進了異象,在此異象中我見自己只有五六歲的光景,一個非常高大的人(是耶穌),用祂的大手慈愛地拉住我的衣服後領,我的面前仿佛隔着千山萬水,在千山萬水的後面,有個很大的城市,當時我的心裡覺得這座城市是我曾經生活過的故鄉,在裡面還有我的親人,因此在異象中,我的雙手伸向那城市,想挣脱那隻大手,回到那大城去,嘴裡大聲喊叫着:“巴比倫、巴比倫、巴比倫……”(當時對於“巴比倫”這城,我一點也不知道是什麼,禱告後我還以為是什麼事物呢)可這一切用力都是徒然地,那只慈爱的手緊緊地拉住我,使我再也不能回到那隔着千山萬水的巴比倫大城。

這異象向我顯明,我已經被主完全地救出來,與世界分别為勝歸給神了,一切的一切都不是我有什麼好,都是主的愛與主的保守;不是我想逃脱罪惡,而是主耶穌要把我從罪惡中拯救出來歸向祂。這一切都是神白白的恩典,因此我們是身上滿有耶穌血水之愛的人,今後應抱着感恩的心,在世上為主而活,來榮耀神,盡心、盡力、盡意愛祂。

以上是弟兄本人的蒙恩見證,一些經歷只能是主給我個人的,用這些事物讓我知道屬靈的事情,像地獄的口也是讓我理性認知的,以此曉得地獄的可怕,讓我悔改信靠祂,從黑暗走向光明,從死亡走向永生。希望我的見證能給你有所幫助。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elpjesus 的頭像
helpjesus

歸榮耀給神

helpjes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