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越弟兄從是世界上的千萬富翁到一無所有時,才知道他他的世上錢財比不上天國的錢財,即使他一無所有,歸信基督確是最富庶的


父母愛主──我是盲從
  我是浙江余杭縣人,已有數代住在金華。家道富有,父母熱心愛主。父親讀過神學,並畢業以後,派在金華浸禮會傳道。後來看見該會種種黑暗,毅然脱離,一面開設藥房,一面組設自立教會,自給自養,不靠外國經費。當時頗有神的同在,蒙主祝福,竟由一個禮拜堂增至八個禮拜堂,福音遍及金華各大鄉鎮,特請二位傳道先生,分在八處佈道,會友都從各鄉各村前來聽道,免費招待, 他没有信主就已受浸,並且開辦教會。
  
我在這種環境的熏陶下,十二歲以前就已明白一些基督教的道理。十五歲時已經参加堂會考試(考試及格才能受浸作教友),母親先把問題給我說好,結果考取第一,也就受浸,入了基督教。其實並未真心相信,不過頭腦知識而已。十九歲是考進美孚油行做事,收入豐裕。每月可得百餘銀元,少年得志,趾高氣揚。過了六年,父親患了肺病,日漸嚴重,致電叫我回家。

病危之時,他床前囑咐我說:“ 藥店我信你能經理,家人我信你能照顧。但是我所辦的八個教會,我却放心不下,怎麼辦呢?” 我說:“這很簡單,有錢請人傳道就行。” 父親看我有心,能以繼承父志,就很喜樂。父親去世之後,我就成為家庭重要人物,獨掌家計,同時也是八個教會的最高人物,兩位牧師由我管理,聽我指使,教會事務由我規定,我說怎麼辦就怎麼辦,掌握家庭、宗教兩面大權。

名利雙全但内心並不滿足
  對日抗戰爆發,西藥來源斷絕,貨價一日數漲,不到數年我就發了大財。我店本有相當存貨,又差三弟長住上海淪陷區内,專門搜購西藥,二弟同我常跑温州寧波海口,接近辦來藥貨。雖然必須經過種種艱難,但我都能用各種方法,歷險如夷。因我所辦的貨直接來自上海,價錢便宜,又加貨價一日數漲,轉眼之間,即得數倍之利。經營的藥房也就成為浙東最大的藥房。大的商店,都有我的投資與股份。

當時田地價格一落千丈,跌到二成三成。貨價昂漲,田地低賤,無法與之比,算盤一打,更是叫我盡量賣地。不久,擁有千餘侮的稻田沃地。最大產竹山一座,城内置有大批房屋。杭州余杭也有許多房地,產業之多不勝枚舉。浙東最大的福音醫院,請我做院東,建“成美”女校,做“新”中學也都請我充任校董,公會任何舉辦都請我参加顧問,可以說我聲譽地位財富齊全,然而我内心並不滿足。

愛財如命──吐血還要賣地
  某年陰曆年底,十二月二十八日,正要過年,我趕往湯溪購買良田七十五侮,二十九夕乘火車急返金華,抵店之時,天剛亮。一夜未睡,躺在床上休息,心裡非常得意。忽然有二個鄉人前來敲門,要我前去看田。母親怕我太累,回答他不在,我在床上聽見,非常起勁,馬上起來,就同他們出去。伙計要去叫車,我却捨不得花費,步行幾十里,去看那田。

但是身體疲備,心裡難過,突然吐血,暈倒在地,許多鮮血吐在田上。我說:“這是血田,我血吐在上面,不好也得買下。” 於是定規買下,寫好條子到城裡取款。這時已經不能走動,他們便用床板把我抬了回來。我是一個視錢如命,一毛不拔的人,收租非要十足收到不可,毫不憐憫佃户的艱苦,再三求情,亦不放鬆。許多佃户知我事母極孝,常到我的母親那裡苦求,母親說話,我才答應寬容。

狂嫖爛賭──假冒偽善
  因為自己辦教會,所以對於教會的事也很熱心。禮拜那天,總是拿着聖經去做禮拜。表面做人像有規有矩,文質彬彬,甚得教友稱譽。每到上海,趁着教友不見,我就任意妄為起來。又嫖又賭又吃又喝。每天要抽烟五十支,常到長三堂子妓館打麻將,姑娘陪酒,賭到通宵達旦。甚至一連幾天幾夜,勾心鬥角,輸赢很大。等到貨物辦好回家,又在教友面前假装規矩,一本正經,因而博得眾人稱讚。浸禮會,内地會的牧師,也都說我很好。稱讚道:“有其父必有其子。” 哪知我在背後做了許多污穢的事。

逃避日軍却又遇土匪
  好景不常,日軍打到金華,我就先將一半藥品暗藏鄉間空房,自己雇了三百個苦力,挑担我的財產精華,搬到七十里外的深山裡面的陳大鄉村之中,皮箱共有七十幾個,西藥二百多挑,糧食火腿,各種用品,應有盡有。隊伍浩浩蕩蕩進入山中。途中遇到散兵游擊,我就吩咐手下,不必抵抗,任憑他們自取,數量之多,搶也不能搶完。

財物燒燼──感覺人生空虚
  到了目的地,因怕日軍找來,又在五里外的高山築一房屋。鄉村住一部分人口,高山住一部分人口。又將藥品分散全村各家儲藏,以免一下子被人搶完燒光。全部鈔票裝在壇子裡,暗藏山裡。二個月後,二弟在外釣魚,忽然遠遠看見八個日兵,拿槍走來,繼又看見另有七八個人手裡拿槍,也從别的方向過來,一見情形不對,馬上跑回報告,全村立即起了騷動,各自奔跑逃命。我亦撇下一切,甚至妻子兒女也都無暇顧及,隻身瘋狂往一山上逃跑。内子提着一箱契據賬薄,重約四五十斤,又要拉着小孩,狼狽逃到山上。

不久槍聲四起,日軍見到鄉人往山上跑,就向山上開槍,將全村房屋通通燒光,以防游擊隊出没。這時我已轉到高山,得與家人見面,站在山頂往下觀看,全村一片火海,烈焰冲天,眼看藏寶隨火而去,心裡陣陣傷痛,呆若木雞。然後長嘆一聲,就對母親說:“怎麼辦?什麼都燒光了,日本人還没走。今晚吃飯成了問題。”話猶未了,日軍果然追上來,只差一里多路就要到了山上,再無處可逃,真是驚惶萬分。幸好他們中途發現兩個山洞,洞裡有很多猪,把猪搶走,也就回去了。我們因此得免於難。
  
日軍走後,心裡稍微寬鬆一些。但是不到一個鐘頭,土匪又來,先派一人窺探,那時我的身邊帶有木殼槍,立即抽出,對準那人,叫他不許動。鄉人把他捆綁起來,想要把他殺掉,我不肯,想把他關起來,等到其餘土匪散去,才放他逃走。但是心中恐怕闖出大禍,我既然受了極大損失,又是心中惶惶不安,痛苦難以形容。到了晚上,一家坐在一起,晚飯還未解决,相對無言。幸得鄉人尚有感情,用米和南瓜頭煮了一些稀飯,送給我們。平時難以下咽,現因饑餓,吃起來猶如山珍海味。
  
用完晚飯,心灰意冷,覺得前途茫茫,盡是虚空。自己多年辛苦得來的財寶,轉眼之間,化為烏有,真像做夢一樣,母親就說:“也許這是神的意思。”我因愛財如命,受此損失,也覺得財寶虛空的虚空,不可依靠。四個月後,又從高山搬到麗水,仍雇一百來人挑運藥品。走後第二天有人來說:“高山房屋附近,發現許多老虎印,實在是神保守了我們。

逃到了南平遇見真基督徒
  後來一直逃難,輾轉到了南平,又開了一間藥房。一天。南平教會唐一帆、黄國斌兩位弟兄前來找我,唐是一位教授(該校現為福州師範大學),黄是一位醫生。他們問我是否信主,我答說:“信了十八年,辦了八個教會,並且指揮牧師傳教。”他們又說:“雖然你已信主十八年,不過是信仰宗教,尚未摸着基督教的真東西,還未得到神的生命。”

一聽之下,立刻起了反感,反問對方信主多少年,即知只有三年,我就毫不客氣的說:“你們没有資格和我談話。” 這次,我把他們碰了出去,第二次又有人來,還是聽不進去。後來想想,不妨也去参加他們的聚會,看是如何光景。覺得有些不同,但又覺得他們迷信太過,還是避免再與他們見面。可是他們一直不肯放鬆,輪班前來看我。
  
一天,我問唐,黄二位弟兄一個問題,信主之後,可否再抽香烟,再搓麻將? 他們回答,只要作了心裡平安,什麼都可以。聽了很合胃口,非常痛快。但又轉念,既是這樣隨便,你們為何還是一味着迷,一無嗜好? 臨走之時,他們又說:“人賭也好,人喝也好,都是為了快樂享受。如果覺得不是享受,那就不要去做。” 我說,當然是為快樂,他們就說:“很好,信主以後,你去娛樂之時,若是覺得心裡不舒服,你就停下.”

最後他們說:“今天晚上,或是其它方便時候,請你安静向主耶穌禱告一下,反省過去,並且試驗耶穌救主到底是否垂聽你的禱告。因為這是活的事實。不是空洞的道理。如果你從内心禱告,覺得没有什麼,你就不要相信。我們並不希望一個人迷信的相信,因為我們都是受過高等教育。”這次談話之後,他們許久没來看我。

試驗耶穌能否滿足我心
  一天傍晚,覺得該去禱告。我就吩咐學徒,不准到我樓上,獨自關起門來,跪下禱告說:“主耶穌啊!到底有没有祢呢?我信了祢十八年還没有看見祢。我的信,是父母叫我信的。現在聽見弟兄說,祢是活的神,祢會担當人的罪,也會將永生、不死的生命賜给人。從前我不過覺得信主叫人做好事,重做好人,將功贖罪。現在聽說,人若心裡相信,不但罪惡完全得着赦免,並且祢的生命也就住在人的裡面,叫人能够做好。主啊!如果這是真的,我願意接受。世界上的享受,我也享過了,財富的隱,我也嘗過了,但是我還覺得没有滿足,還要什麼東西似的。主啊!祢能不能滿足我呢?如果祢能,我就要祢。”

那時想到以往生活許多污穢,不堪告人,深深覺得自己是個罪人,一一認罪求救。禱告約有一個鐘頭,良心平安後才起來。

罪惡嗜好自動脱落
  一次,我又去搓麻將,賭到一半,裡面難過起來,馬上想起弟兄的話:“你去娛樂之時,若是心裡覺得不舒服,你就停下。”立刻停下不賭。朋友看我半途停下,覺得驚奇,問我有什麼重大心事,要我說出,他們願意幫忙。我是只覺内心痛苦,放下麻將方才平安,但又說不出所以然來,於是毅然離去,從此再也不賭錢了。

抽烟也是這樣,抽了半支覺得没有味道,把它丢了。過後有想要抽,抽到一半,又覺没有味道,又把它丢了,從此再不沾口。以往我很喜歡唱戲,曾經特別請兩位唱戲老師來家教導,置有戲装,鑼鼓樂器全套,二弟三弟且能登台演唱。我自得救以後,興趣全失,視為可羞,也就不再唱了。一天,我和内人前往看戲,回來碰見兩位姊妹,雖然她們並不知道這事,我却心中覺得不合聖徒體統,很難為情,從此再也不敢看戲了。

是否得救一見就能知道
  四個月後唐、黄兩位弟兄又來拜訪,他一見面就叫我沈弟兄,我說:“唐先生,你們這班人真古怪,為什麼以前叫我沈先生,現在叫我沈弟兄呢?”他們說:“我們現在可以稱你為弟兄了。”我問他們是憑什麼斷定?他們問我,你為什麼現在不抽烟,不賭呢?我說:“你們說過若是裡面覺得不舒服,就不做,我是聽你們的話呢!” 他們就說:“這不是我們的話能有這麼大的力量,乃是神的生命進到你的裡面,使你能有這樣的改變。”

當時神也給我光照,開我屬靈心竅,使我清楚知道,罪過已蒙赦免,神的生命也在我的裡頭了。立刻回到神的面前,低頭敬拜,讚美,感謝。過去冤枉奔跑十八年,並未得救,只是一個假教友,現在才知什麼叫做信主。我就要求教會給我重新受浸,因為以前我所受的浸不是真信主。他們也就答應為我重新受浸。

寬容赦罪主愛激勵──三弟歸主
  一次,我叫三弟携帶五萬塊錢前往温州辦貨。到了那裡,他却任意放蕩揮霍,吃、喝、嫖、賭都來。不久把錢花光,隻身回來,瞞着我說:“藥品又貴又少,没有採購,所帶之款全都用在投資某某事業之上。”我在事先已經知道真相,因為信主,知道人是無力勝罪,就對他說:“錢花光,没有關係,我們是同胞兄弟,無須撒謊。”三弟看我没有責備,反而安慰,很受感動,眼淚奪眶而出。以後他也信了救主耶穌,要把太太私有金銀飾物拿來賠還。我却没有接受,進而勉勵他愛主。他曾為主結了很多果子。 三弟的愛激勵二弟歸主。
  
抗戰勝利之後,我們兄弟三人分途營業。我回金華恢復舊業。三弟到了上海,開廠設店。二弟帶了一些貨物去台灣,路經福州,結識一位舞女,這位舞女另有二個男友,同船而行。二弟争風吃醋,險遭殺害,幸有船上憲兵阻止,得免於難。到了台灣,更是狂嫖爛賭,大吃大喝。貨物賣掉,三分之二通通花光,只剩三分之一採購鳳梨運回上海。中途遇見颱風,鳳梨爛光,資本耗盡。到了上海,會見三弟,撒起謊來,說是一切資本全都用在購辦鳳梨,不幸途中遇見颱風,通通爛光。三弟早已風聞他的消息,也因信主看重靈魂過於物質,就用前次我待他的方法對待二弟,没有責備,反而安慰,叫他不必撒謊。二弟受他影響,後來也就悔改信主了, 心中滿足喜樂。

本人原是一位千萬富翁,並且作了比牧師更高的校長,研究過聖經,懂得希臘文,又通希伯來文,自命不凡人物。若非神借種種環境將我擊打,叫我損失,看出自己渺小,人生虚空,我就不會蒙恩得救。現在生活雖然大大不如從前豐裕,内心却比從前平安喜樂。凡事臨到身上都能放得下去,拿得起來,不致被它吸引誘惑。覺得榮華富貴不過一場虚空,名譽地位也是捉影捕風,從前視錢如命,現在以神為樂,過去只有世界的盼望,現在却有永遠榮耀的盼望,心中滿足喜樂。。

九大財閥的下場:
一九二三年,在芝加哥的海濱大旅館裡,快過一次世界性重大的金融會議,出席人員之中有九位舉世聞名的財閥:
  一、世界最大鋼業公司經理
  二、世界最大通用事業公司經理
  三、世界最大煤氣公司經理
  四、世界最大糧食公司經理
  五、紐約證券交易所經經理
  六、美國内閣成員之一
  七、世界最大獨營公司經理
  八、紐約華爾街最大財閥之一
  九、國際銀行經理
  
這些金融巨頭個個都是理財高手,致富有術,家財無數,他們照理該是世上最為幸福的人,但是事實恰恰相反,二十六年之後,調查他們的下場,真是駭人聽聞!
  
一、世界最大鋼業公司經理charles schwab,財政破產,負債壘壘,鬱鬱而死。
  
二、世界最大通用事業公司經理samuel insull,一文不名,流浪外國,犯案而死。
  
三、世界最大煤氣公司經理howard hopson,患了神經病,關在瘋人院中。
  
四、世界最大糧食公司經理arthur cutten,經濟破產,貧死海外。
  
五、紐約証券交易所經理richard whitney,剛從猩猩監獄釋放出來。
  
六、美國内閣成員之一albert fall,被釋出獄,以便死在家中。
  
七、世界最大獨營公司經理自殺身亡。
  
八、紐約華爾街最大財閥之一jesse livermore,自殺身亡。
  
九、國際銀行經理leon kruegen,自殺身亡。

  聖經上說:“不要依靠無定的錢財,只要依靠那厚賜百物給我們享受的神。”

採訪人:林元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elpjesus 的頭像
helpjesus

歸榮耀給神

helpjes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