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珊姐:

主內平安!

  久未回信,還望見諒。

  我是重慶人(网名小葡萄),今年28歲,信主近兩年,全家人除我姐姐和我女朋友以外,我父母都還未信主。我現在在重慶工作。今把我的個人信主的簡歷寫在下面,盼望您能收到。

 

  初聞福音 惑于世俗

  小時候我就很喜歡听收音机。記得小時候,我很喜歡買各式各樣的收音机。因為從收音机里面可以得到很多自己不知道的知識。象良友電台等,我在小時候就曾听過,余音至今仍記憶猶新。比如說那些神奇的故事:耶穌平靜風浪、約瑟解夢、獸的角等等,只是當時沒有能听懂,只覺得好听,我想那是我10歲左右的事了。

  由于种种原因,我沒有能在小時候就悔改信主,以至于后來走了許多彎路。我記得小時候很自私,在家里老是稱王稱霸,對我姐姐也是惡狠狠地。在學校,我的學業也不好,因為我那時很愛下圍棋,所以耽誤了很多時間,只有一點好的,就是下圍棋使我的心變得比較平和,也不那么霸道了,并且變得比較細心,我和姐姐的關系也有所好轉。

  我以前眼睛不好,是“對眼”,后來變成右邊眼睛向外斜視,所以心理上很自卑。每當同學們和我講《虎口脫險》里最后那個打掉自己飛机的德國兵,我就轉過身去不理會他們。逐漸地我就變得很害怕人,怕和別人接触。

  由于不知道神,所以我對世界很迷惑。人是怎么來的,宇宙是怎么來的,我雖然從書本上學到一些進化論的觀點,但總不滿足。特別看到世界上苦難很多,窮人受欺壓,坏人當道,心里總不愿同流合污。我暗自覺得世界上有一個公道,有一個坏与善的永恒標准。所以很多人覺得我很高傲,我也沒有太多朋友,而是喜歡讀各樣的書,圖書館成了我常去的地方。天体物理學、哲學、心理學、周易八卦、五行气功,我都很愛讀。雖然讀了很多書,但是我心里面還是覺得不滿足,那些書的作者是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叫我無所适從,越讀越糊涂。我記得當時讀過一本張久宣的《圣經故事》,只是讀不太懂,覺得是神話故事。

  現在我想,要是那時候圖書館或書店里有《圣經》該多好啊。我盼望那么一天,這不,現在在書店就開始有一些介紹圣經的書賣。

  由于我脾气很倔強又不愛干淨,從小我爸爸很愛打我,甚至把皮帶解下來打。有時候甚至當著外人的面挖苦,令我無地自容,深深地陷在自卑和与人隔絕的心態的里面,后來逐漸變的既自卑又高傲又冷漠,從小我就只愛一個人——我的外公。

  念高中的時候,外公死了。在他死前,我盡管很愛他,卻因為他有一次給我開門開晚了,而發了脾气,我的外公什么都沒有說,然而卻逐漸變得失去了什么似的,對我也不象以前那樣了。這件事,我怎么也無法抹去,在我內心的是沉重的負罪感。

  現在我才明白,我是個地道的罪人!

  雖然我一直傲气十足,不屑于和那些“坏人”為伍,但是自己其實也是個罪人,只是暗暗的事,沒有暴露罷了。比如我在讀大學時,就曾偷過學校圖書館的書,也偷過市立圖書館的書,還喜歡看黃色錄像,也和同學做過一些見不得人的事,簡直無法啟齒!往事不堪回首,然而我卻逐漸試圖忘記那些灰色的記憶。隨著時間的流逝,我似乎已經遺忘了過去,其實內心卻變得麻木起來,甚至自以為良好!

  在北京的日子

  后來大學畢業,1995年我就到了北京,后來又回到重慶。其間我自己搞過一個小公司,是和人一起搞的,那無非是倒買倒賣的勾當,不過,因為沒有赶上改革開放的初期,所以不多久就失敗了。后來我進入重慶太平洋百貨上班有一年,1998年夏,因我姐姐需要幫手,我又辭職到了北京,在我姐姐那里謀了個差事,主要搞財務電算化。

  我姐姐以前很自卑,可我發覺她變得很剛強,我覺得很不理解。過了近一年,由于我比較高傲,所以我和單位負責人關系很不好,我也產生回重慶的念頭。由于种种原因,我打算把一個工資軟件和一個收銀軟件開發完成后就回重慶,得到同意后,我于是就住在家里,也不需要到單位去了,每天只在家里做軟件。不過所有的人都不知道我有回重慶的打算,畢竟他們都認為電腦是必不可少的。

  這段時候,我沒日沒夜的在家里搞程序開發,所以時間很充足。一有空就在家上网,天南地北到處亂點。有一次我又上网了,不知怎么,我打開了一個佛教网站,里面有些人生感悟之類的文章,我隨便打開一個來看,啊呀,說得好极了,我十分欣賞作者的觀點:多做善事,多得福報。我于是沒事就上网讀那些文章,覺得似乎很有道理但又十分神秘。

  有一天,我下載了几幅佛像,并把它打印出來,塑封了,放在桌上。我也下載了一個金剛經的有聲朗讀軟件,我想,我得仔仔細細地把佛教學一學。于是我一有時間就到西單圖書大廈買佛教書來看,象圓覺經、金剛經、法華經、百喻經、阿彌陀經等等。我覺得佛經說得很有道理,人生的确充滿苦難,但是我對輪回投胎之說法并不相信。我受佛教感染,好象找到了一個知己。

  讀還不以為足,我想是否該去拜拜佛呢?

  我就想到去“雍和宮”玩一玩,一來,我想,既然來了北京,就該好好游覽一下,免得白來;二來,雍和宮大街上有好多賣香爐佛像的商店。2001年,年初,春節的時候,一大早我沒吃東西就出發了,乘地鐵到了站。我走出地道,站在雍和宮大街上的人行道上,深深呼吸了一口雪后的空气,寒冷的气息中,我聞到一股燒香的味道,心說,不得了,香火這么旺啊。隨后,我拐進胡同口一家小餐館,准備隨便吃點早餐。我點了几樣吃的,找了對著門的一個位置坐下。

  這時,我看見老板從外面進了來,手里拿著一個方便面的那种小塑料碗,一邊還在吃著里面的什么東西。我一想,肯定是雍和宮的“腊八粥”,我也是為此而來的,想來是不虛此行了。

  我悠閒地吃完,离開,途中不少賣香的窮苦人向我兜售一大把一大把的香,我听到有人說,不要買外面的香,里面不讓帶外面的香進去燒。我說,好罷,我出來回家的時侯再買罷。

  到了“雍和宮”門口,按常規地買票,和一些游客及善男信女們進了雍和宮。我參觀、吃了碗腊八粥,又對那施粥的喇嘛要了一碗,再繼續參觀。那時全國鬧法輪功,導游自然地講向我們解了佛教和法輪功的不同,我們一群人繼續往里走,我就象一個無牽無挂的人,漫步其見,還順便買了個觀音石像和一個銅香爐。只是我看到那些陳年之物,已經布滿灰塵,那些黑暗的殿中,人們來了,跪下,叩頭,又离開。特別是那几個恐怖金剛,面目十分凶惡,講解的導游說,那是觀音的恐怖化身,我不解。

  我就這么帶著不解和向往慢慢信了佛……

  神的使者

  我信佛后,整天在家燒香拜佛讀經,我感覺金剛經是最好的,其他的只泛泛而過。一天上午,我姐姐來看我,我正好在听那個有聲金剛經。我對她說,你也來听。她說,她信了耶穌(我早就知道她有本隨身攜帶的圣經),只是我不知道耶穌是誰,而且心里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抵抗力量,就說,我給你看本書。我拿了本日本人池田大作的《我的釋尊觀》給她(后据我姐說,她從未看過一頁,感謝主)。那天,我姐姐介紹我去認識一個傳道人(后來知道叫王牧師),而且巧的是,我姐姐說王牧師和我們住得很近,只要穿過北京某大學的小小的足球場,一出大門就是他們家。雖然如此,我卻是不信。

  為什么我不信呢?因為當時我根本不相信有一個神在宇宙之中,我們沒有見過神,不也照樣吃喝過了這多年嗎?我心里這樣說道。另外還有一個原因,就是當時我正面臨人生道路上的一段最艱苦的時候,我對一切都失去信心,只在佛教里找到一點安慰。

  有一天,我姐姐打來電話說,那位王牧師今天要和她吃飯,叫我也來。我在電話里說,哎呀,我可不想見什么牧師,那不是外國人的么?但是很奇妙,我姐姐居然上樓來勸我,我心想,反正牧師嘛,是上帝的人,沒什么不好的,就看在上帝的面子上無吃吃飯也無不可。我于是就在一家餐觀的飯桌上,認識了王牧師。

  他三十几歲,眼鏡,微胖,象個有學識的人。他一見我就笑眯眯的問我好,我心說,我又不認得你,對我干嘛那么友善?我心怀戒意。我們開始吃菜,話題逐漸論及信仰,我和那位牧師大談佛教之高深,牧師并不与我辯論,只是告訴我說,佛教是一些人的思想构成的宗教,他也沒有講耶穌如何偉大,只是送我一本書《科學与信仰》,走的時候他請我有空去他家玩,我答應了。

  后來,我把那本書大致看了一遍,不過我覺得很難讀懂,真象是看天書,我就不再看了。

  雖然牧師多次叫我去他家,我都一一謝絕。

  有一天,我在單位,牧師打電話對我說他要來看我,我心里一惊,看我,我有什么好看的?我需要你來看我嗎?雖然心里如此思想,不過還是答應下來。我挂了電話,就下樓在單位門口等他。不一會,就見一人騎一單車由街道那邊過了來,正是他。王牧師似乎這次穿得很朴素,那輛自行車也是頗為陳舊,而且汗流浹背顯得很疲倦。寒喧几句,我就說,現在該吃午飯了,走,我請客。王牧師推辭說就來看看我,一會儿就走。我再三勸說之下,我們終于走進一家餐廳。

  不過,我仍然拿出佛教作擋箭牌,拒絕牧師講的關于耶穌的事。我已經記不清當時說了些什么,只記得我們吃了條魚,做得還不怎么地道。盡管一餐十分不丰盛的午飯,牧師還是顯得十分熱忱地感謝我的款待。現在想來,我是接待了一位上帝的使者。耶穌說:“這些事你們既作在我這弟兄中一個最小的身上,就是作在我身上了。”(馬太福音25:40),我想王牧師當時也是看到了我有得救的希望而很開心。感謝神給我這個奇妙的机會。

  不過我當時還是不信,也對牧師的行為十分不理解。我不明白他為什么三番五次來找我,我心里說,他會不會是外國的特務間諜呢?我覺得他神神秘秘的,不象一個普通靠打工為生的人。不過因為他十分和藹,我也不好向這方面想。后來牧師還到我住的地方來找過我,我們一起上网,他叫我幫他找找基督教的网站,于是我第一次在网上發現了許多福音网站,不過我沒怎么留意,心想,牧師難道是要來用電腦在网上查資料么?不過我開始比較接納這位陌生人了。

  怪事連連

  我在我住的地方上网太多了,其實主要是在网上下圍棋,有一個月的上网費竟然有几百塊,于是我被告知不能成天上网。于是,我就有時去外面的网吧上网。

  在我住的小區附近有個大學,學校邊有几家私人网吧。我常去一家叫“慈航”的网吧,那是個信佛的人開的,從那家网吧的名字和一塊有題詞的招牌上我知道這層關系,而且那家网吧也常賣一些素雞素鴨等台灣食品。我起初常常去那里玩,后來我發現一個奇怪的現象。

  原來,我在那家网吧的硬盤里發現好多黃色的网址和色情的內容。而且网吧老板也不進行制止,任由上网者看那些黃色网站。我覺得你既然叫慈航网吧,怎么能夠如此不加約束呢?我對佛教開始了怀疑,不過還是愛去看佛教网站,特別是一些介紹密宗的网站,我覺得十分神奇那些得道的人簡直象神仙一樣可以有种种奇异之能力,有的還能開天眼及通靈,我覺得神奇极了。

  那時我還在頸子上帶著個觀音像,不過我不叫人知道,象是做了什么坏事一樣。我甚至開始吃素的,也打算去一网上宣傳的“五明佛學院”修學。

  誰知道在那段時間,突然發生一件怪事,我女朋友有一天在單位被人欺負了,她哭著對我說,叫我們一起回重慶去。听說之后,我十分气憤,于是連夜開始收拾行李。

  夜晚,宿舍里,我輕輕的把那觀音像解下來,系在我女朋友的的頸上,我默默地祈求佛的護佑,然后我們一同离開并決定再也不回來了。天下著雪,我和我女朋友在道上走著,雪很大,我們拖著沉重的旅行箱走在結了冰的街道上。小琴問我說,你后悔嗎?我說,不后悔。我們把手拉緊了。我們在一個小旅店住了下來。

  不久,我打電話給我姐姐,告訴她我們离開單位的事。我姐姐很吃惊,連夜赶了來,不過她知道我去意已決,也并不挽留了。我們商量后,決定小琴先回重慶,我再過段時間回去。不過我姐姐希望我們能去找找王牧師。

  我本不打算去見他,可能是受邪靈的阻攔。

  那天,我住在旅館里,我姐姐打來一個電話,說她和小琴都在王牧師那里,叫我赶緊來。我本要拒絕,無奈小琴在那里,我就決定怎么都得硬著頭皮去見見那位神秘的王牧師。

  人就是這么怪,不到某种程度,總是不能放棄自己的驕傲。

  到這個地步,我才發覺世界上我是那么孤獨無助,沒有哪個人能幫助我。一种被沖洗的感覺由我內心發出,我象被電擊了一樣。我的一切對我來說都已經在那個時刻被宣告失敗。我想我是被神徹底的粉碎了,就象雅各一樣。

  牧師的家

  怀著不情愿的心情,我找到那給我的地址,在王牧師家的門口。我第一次敲了一個陌生人的門。

  開門的是誰我記不得了,不過我一進他家的門,就感覺好溫暖,他家很小,有兩個小孩子,還有位胖胖的大姐,是師母。在桔黃的燈光下,一切十分溫暖而平安。我從來都沒有体會過這种溫暖的感覺。特別那兩個小孩子十分可愛,而且眼神活潑。

  我姐姐和小琴都在,牧師看到我來了,也十分高興。我只記得我們在一起看一部福音見證片“撥看云霧有情天”,那是一個母親講述了神如何拯救了她得病的孩子的故事,那個母親講得十分投入,我們就都默默地看著。与此同時,我的內心在一种劇烈的震撼中掙扎著,我努力壓抑內心的感覺使自己裝做平常。

  然而我不知道什么時候就開始流淚了,接著我姐姐和小琴也都開始小聲抽泣起來。

  以前,我一直以外自己很堅強至少很冷酷,但卻在那時候在一個陌生人的家里痛哭。我們要看完了,牧師和姐姐問我說,你愿意信耶穌嗎?我的眼淚還沒干,我抬起頭來點了點頭,說,嗯。

  我覺得當我說“嗯”的時候,一种平安的感覺便涌進內心,我似乎說出了自己很想說的話。我知道,我正在經歷我所從未經歷的奇妙過程,我以前的自卑和罪惡感覺一下子被巨大的力量所震碎,消失了。此時此刻,牧師也流下眼淚。姐姐后來說,牧師常為我禱告。

  這一天我被耶穌改變了!至今我最喜愛的一句圣經就是:“若有人在基督里,他就是新造的人,舊事已過,都變成新的了。”(林后5:17)

  從此,我和我女朋友都信了耶穌,王牧師送我們一人一本圣經和贊美詩。我們高興极了,象得到了新的生命一樣。我想不到我這么個小小的人物,這么一個被別人瞧不起的人,卻被這么多人關心著,卻被耶穌愛著!

  我第一次体驗了一個陌生人所給予的那种真摯的關怀。我第一次經歷了神的愛。

  吃過午餐,我們依依不舍地离開了。自那以后,我就不再拜佛,并把那些并不能保護人的東西都扔掉和燒毀了。送走我女朋友之后,我暫時在北京住了一周。不久我就回了重慶。這段時間,我還是沒有完全歸主,還去過重慶一個寺廟。后來有一天,我在家閒得無事,就拿起那本《科學与信仰》來看,很奇妙,我逐漸看懂了那本書。那是一本很好的書,雖然不厚,但歷數進化論的虛假并詳細解釋了圣經預言,令人信服。更奇妙的是,北京的姐姐告訴我需要再回北京,可能有些工作上的未完之事。我于是又回到北京,這樣,我就有机會在北京進一步了解福音。

  我們的家庭聚會

  回到北京后,我有很多時間去牧師家學習圣經。我們共有五六個弟兄姊妹,年紀都比我大。我姐姐和一個張姊妹因家庭原因不能常來。据說張姊妹的老公還拿刀在牧師家門口威脅過。我們聚會一般是先輪流禱告,然后讀經,之后互相談談一周的生活,我們偶爾去外面的餐館吃飯,飯前總要地頭禱告,由此引來許多人的注意。有時,牧師家會來一些不信主的人,有次還來了几個大學的學生,那是姐姐在電車上認識的。我們在一起常看福音見證片,每當聚會散的時候,都不愿意离開。有位弟兄有車,于是我們聚會之后就由他一路送我們走。因為王牧師還要去外地講道,所以我們的聚會也不是很大。但是大家都很熟悉也充滿了愛。

  這樣的聚會生活中,我們終于迎來了2001年4月15日的复活節。我在那天穿上牧師和姐親手做的白袍受洗,那天受洗的有我和其他几個弟兄姊妹,還有牧師的兩個小孩子。我由于時間的原因,我在聚會的時期只學了《丰盛的生命》的一半課程,我就要回重慶了,臨行前,牧師拿了很多書給我,希望我能在主里面繼續得以建造。2001年5月,我終于回到了重慶。

  自我信主以后,各方面都發生了很大變化。

  首先是不再為罪感到自卑,也不在罪的控制之下,心靈得到了平安和喜樂,我也借著主耶穌,可以坦然無懼地來到神的面前,被稱為神的儿女。

  第二,我的性格也改變了,以前我比較傲慢,現在學會了謙虛。

  第三,我不再懼怕死亡,因為主耶穌已經為我們預備了一個新天新地,在那里,我們將得到永恒的生命。

  雖然這么好,可是卻有很多人不知道福音,或者和我以前一樣要么漠不關心,要么怀疑甚至有人反對。這是我現在最為苦惱的事。

  我目前的狀況

  我們這里的教會是三自教會,家庭教會不多。我們的禮拜堂現在位于解放西路,平時可容納五六百人聚會,信徒有老年人也有青年人,還有溫州的弟兄在此聚會也常來給我們講道。我們每周的七天几乎都有活動,象查經聚會、禱告會、詩班練習、溫州話聚會、主日崇拜聚會。我因為工作原因,不是休息星期天,所以去教會時間不多,主要是自己讀經和上网。

  我們最近在修建一座新的禮拜堂,位置很好,就在重慶最繁華的解放碑,那個地方人很多,可以想象將來那里一定會吸引很多人的注意,現在還沒有竣工,不過高高的十字架已經豎立在禮拜堂頂上。感謝主。

  目前,數量眾多的福音网站如雨后春筍般出現在互聯网上。這些由年輕人辦的福音网站,內容新穎活潑,在一定程度上帝使一些上网族也能在互聯网中有机會接触福音。不但如此,這些福音論壇也和一些持有各种不同信仰的人進行著交流。我現在在信心网和其他弟兄姊妹共同管理“福音論壇”這個版塊,也參与大陸基督教論壇的文字事工。在大陸,也有很多其他宗教的网站和論壇,他們還沒有听過福音,每天都有不少人來,有的是看希奇、有的是來提問題、有的是來辯論,所以我們的工作十分艱巨。

  為了更好的傳福音,我很需要接受系統的神學培訓。所以我很盼望能通過良友圣經學院的課程進一步建造自己。李珊姐,我現在把我的經歷寫信給你,并盼望您的回音。

  最后,祝愿良友電台的弟兄姐妹全家平安、喜樂,圣誕愉快。

  愿福音事工在中國土地上迅速發展,愿人都尊神的名為圣,愿神的國降臨,愿神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哈里路亞,贊美主。

  朋友,希望你也認識那位愛你的神,耶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elpjesus 的頭像
helpjesus

歸榮耀給神

helpjes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