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大衛凱爾福斯特牧師由一個同性戀嗜好者變成一個蒙主慈愛得到拯救釋放的牧師的見證
吳蔓玲譯
 
為何一個十九歲的孩子想自殺?我終於在過去幾年,把所有的片段拼凑成答案。

九歲的孩子想自殺
我是屬於很“敏感”的孩子,家裡的争鬧,甚至“全武行”(打鬥)對我影響深遠。許多的夜晚,我躲在無人的房間,沙發的後面,因為那裡没有人能找到我。要不然,我就是整天看電影,一遍又一遍放着同一部影片,溶入影片中的角色--只為了能够忘記自己不被人愛的痛苦。
我童年所受的最大的傷害之一,就是鄰家的小流氓每天毆打我。一天,我突發奇想,對他跳脱衣舞,博他一笑,心想也許他就不會揍我了。我的方法奏效了!我發現脱衣服可以讓人們喜歡我。這個結論多年後至終把我引入賣淫一途。在我眼中,我的父親十分嚴厲。有一天他用皮鞭抽我,我當場發誓恨他,甚至否認他是我的父親。這個決定帶來自我憎惡,也使我不能肯定自己男性的身份。就在這時候,我開始有手淫的問题,不能自拔。我不知找誰幫助我,我變得老盯着自己的錯處,每天放學回家對着鏡子鄙視自己。没多久,因為不知道如何舒解内心的痛苦與混亂,我自殺了。這開了我後來慣性自殺的先河。

在童年時,有一位我父母的女性朋友,不斷猛開我與女孩子之間的玩笑,搞得我長大後,内心很懼怕成熟的女性會耻笑我。許多年以來,我父母的婚姻很不快樂,母親總是向我傾吐她情感上的痛苦。我也是家裡四個男孩中唯一允許陪伴母親坐火車去佛羅里達州的。與母親特别的親密感情使我困惑,我不能肯定自己的性别角色。因為我懼怕成熟的女性,我就把她們當做像白雪公主之類的童話中性人物。我十八九歲開始有頻繁的性生活,而且我的經驗是與男性有性關係,比起與女性有性關係要壓力小得多。而且追求我的都是年紀較大的男人,他們對我没有什麼心靈溝通的期望,而我内心深處也在尋找父親的形像,我渴望博得較年長男士的注意力與關切。好萊塢街上雙面人

我曾有一次感受到耶穌的存在。有一個聖誕節,教會一位女士獨唱:“啊!聖善夜!”那一刻,上帝的靈充滿整個教會,是多麼震撼人心!然而,因為我與神平日幾乎毫無關係,所以之後並没有願望繼續去了解祂。

我的父親是一位聖職人員。但是,長大後我憎恨神。我家中没有天父慈愛的榜樣,所以我對教會也充滿敵意。正如同我憎恨我地上的父親,我對神---我們天上的父親也有同樣的憎恨。

當我有機會接觸到色情書刊,我很興奮。青少年末期,我一頭栽向地獄之門,我不期望自己能够活過廿一歲。我很魯莽,凡事不在乎。我也染上吸毒這個致命的惡習。我潛意識中認為自己是無藥可救的,於是,我決定要重蹈美國電影明星菲林(ErrolFlynn)的一生,按他所寫《我邪惡的方法》一書去做。我打算讓命運決定我的一生。於是,我搬去好萊塢。

實在讓人不敢置信!我居然在短期内變成電影明星。我内心的澎湃,使我能在銀幕上表達出深刻的情感。在我搞清楚狀况以前,我已有了兩位好萊塢最好的經紀人。我的手頭上有一堆全國性的廣告合約,還有好幾個片約等着我。每個人都覺得我很棒,我將成為下一個詹姆斯狄恩。

没人懷疑我的兩面生活。白天,我是大衛凱爾,是銀幕新秀,我與當時所有年輕的明星,像約翰屈弗爾塔、羅白班森等,競争主角的角色。夜晚,我是“史提夫”,是好萊塢街上的男妓。我下意識地想摧毁自己的成就,因為我内心深處覺得自己根本不配。

好幾次,我站在車道與人行道之間,等人邀我上車。其實我的心裡好想做個正常人。有幾次我一進入别人的車子裡,心裡就預感車主想要殺害我。我只希望他們動手快一點,讓我少受點罪。可是,每一回,上帝都拯救我脱離死境。幾次奇遇之後,我的心慢慢地被神的恩慈與保護所溶化。

愛的瀑布如此猛烈
廿九歲那一年,我厭倦了毒品、烈酒與賣淫的日子。我想要尋找人生的意義。我跟随印度教精神導師瑪哈拉(MaharajJi)學習,他自稱是“宇宙完美之主”。有一次,我達到所謂生命火焰熄滅的安息境界,感到天人合一。我看到過瑪哈拉行超自然的神跡,而我以為只有神才能行那些神跡。

就在這期間,我的父母成為真正的基督徒。他們要求自己所有的朋友為我祈禱。後來,我開始懷疑我的精神導師是否真神。我開始向那位創造宇宙的真神祈禱--就是那位差遣祂的愛子耶穌來到世上的神。

我向神禱告:“如果我正在追求一個假神,請求你幫助我不要受騙。”突然間,我感受到一股驚人的“活水”(約翰福音四章14)湧入我的全身,好像一股猛烈、愛的瀑布覆蓋住我整個人。我的感受是那麼的强烈,好像就要死去一樣!我大喊一聲,“停!”它就停止了,而我哭倒在地上。神是存在的!居然愛我!

後來不久,我感到心中有一股催逼,想去以色列尋找有關耶穌基督的真理。在客西馬尼園旁邊的一座教堂,我為這個極待解决的問題禱告:“如果耶穌與撒但都能够行神跡,我怎麼知道誰真的是從神而來?”

我感到神直接對我飢渴追求的心說:“是誰曾向你證明祂的愛?”耶穌的被鞭打及被釘死於十字架的景象閃過我的心。我了解了那個真理,就是神愛我,甚至差遣祂的獨生愛子來到世上,為我釘死於十字架上。祂居然愛我--大衛凱爾福斯特--一個憎恨神的同性戀、犯毒癮的男妓。這是我第一次了解到生命的至终目的,就是盡心、盡性、盡意愛主我們的神。祂在二千年前那古舊十字架上早就證明祂對我們的愛。

突然間,每一件事對我變得有意義了

神開始在我身上行了一連串的神跡。在六周内,我進入芝加哥附近的三一福音神學院就讀。一位基督徒商人為我付了全額的學費。一九八三年我拿到神學碩士。接下來十年,我在幾個主要的基督教機構服事。直到神呼召我投入“掌握人生宣教機構(MasteringLifeMinistry)”(注)全時間的事奉,我目前是這個機構的負責人。我們機構的責任,是專門培訓人去幫助受過性傷害的基督教信徒。

當色情雜誌在床頭

神也醫治我扭曲了的性癖好。記得那天我跑去找一位牧師,告訴他:“大約過去十年,我每夜與兩個或三個人同睡。我知道你要我馬上停止,可是我辦不到!”

“我不打算叫你停止。”他回答。我想:你是怎麼一回事?你是個牧師,你是該叫我停止的!然而,他幫助我了解一個深奥的真理,就是:神會為我做。神要藉着我活出祂的公義。我只要追求與神親密的關係,並且讓神掌管我全部的生命,祂就會為我成就的!懷着一顆孩童般的信心,我相信了。神的確開始藉着我活出祂的公義。從那天起,祂保守我再也没有落入不道德的性關係。當然啦!我還是得處理性誘惑的問題。我記得有一回去奥蘭多為性醫治課程錄影。教會把我安置在一家旅館,剛好位於脱衣舞俱樂部和色情書店中間。

一進旅館房間,兩本色情雜誌就擺在床旁邊。當我開始翻閱其中一本時,聖靈對我說:“撒但想要奪取你!”我深呼一口氣:“感謝主!”當我把那些色情雜誌丢到地上,踏它幾脚時,我心中突然湧出一股喜樂。當我踩在雜誌上時,聖靈清楚地在我心裡宣告:“我會把它(魔鬼,編注)踐踏在我的脚下!”(羅馬書十六章20)

神也取走了我内心對父親的怨恨。有一天,神要求我饒恕我的父親。我回答:“我做不到。那些傷害太深了!”然後,我又加上一句:“然而,如果你使我能,我願意。”

神接下來對我說:“向我汲取饒恕,然後給你的父親。”我伸手舉向耶稣,拿了饒恕,轉身對父親說:“爹,靠着耶穌的大能,我必須饒恕你。我饒恕你!”就在那時候,一股超自然的赦免的潮流湧進我的心裡,再流向我的父親。我立即挣脱了仇恨與苦毒。不但如此,那些仇恨與苦毒遠去,不再回來。在父親逝世前,他從我最怨恨的人變成我最愛的人。多年後,當我讀到神給彭柯麗(CorrieTenBoom)能力,饒恕納粹對她身心的折磨的故事,我深深地大有同感。(編注:請見《密室》一書,更新傳道會出版)

"現在回轉我仍愛你"
我生命中仍有些傷痛相當不容易醫治。然而,神减低那些問題的壓力,到我足以能够克服的程度。舉例來說,手淫是我特别需要克服的。它已經成為我生命中根深蒂固、無法自拔的問題。要能够完全戒掉手淫,我首先必須學習如何信任、如何愛與被愛、如何接受救贖和許多其他的功課,而這些功課似乎與手淫的問題毫不相干。

最後,神徹底地改變我。首先,祂並没有用律法來定罪我,相反的,祂吸引我,在一個晚上對我輕訴:“我比這個更豐盛!”其次,祂以自己豐盛的恩典接納我累次的失敗,最後解決問題真正的根源(提多書二章11)。有一天夜晚,我又犯了那犯了千百回的手淫的老毛病,神對我說:“大衛!如果你現在回轉,我會愛你,擁抱你,並且赦免你。”我當時真是發了神經,對此全然不顧。當我結束的時候,神又說:“大衛!如果你現在回轉,我會愛你、擁抱你、並且赦免你。”“擁抱”這兩個字緊緊抓住了我的心。我感到自己的叛逆消溶了,我想:“主啊!如果你真是如此,我願跟隨你!”就在那一天,我終於由嘗試順服到樂意順服。我終於讓神純潔的愛與恩典充滿我的靈魂。神的大能釋放了我,叫我得自由。

神藉助祂所拯救的人製作祂愛與恩典的獎杯。神把我放置到當初我墮落最低的地方事奉,讓人們看到,我們是怎樣以祂的力量克服我們最大的軟弱,使那些不信祂的人無話可講。

在過去廿年的醫治過程中,神改變我悖逆的心,成為滿有愛與恩典。神除去我對女性的懼怕,並且讓我對兩性有健康的看法。祂教導我恨惡自己的惡行、喜愛聖潔與公義;祂使我能够寬容自己的弱點,好叫祂公義的大能覆庇我。祂滿足我内心渴慕已久的親密、愛與平安。

神已經醫治了我。如果你願意,祂也會幫助你。誠如那首詩歌:“當轉眼仰望耶稣,定睛在祂奇妙慈容。在救主榮耀恩典大光中,世上事必然變為虚空。”
_____
譯者後語:
對女性的懼怕,不一定必然引起男同性戀問題。許多同性戀男性與女性毫無相處問題。而且許多同性戀男性傾向於與女性朋友訴說心事。同性戀男性主要的問題之一,是不知如何恰當地與其他男性以“非性的關係”相處。願意更深地了解這問題的人,不妨閱讀“YouDon'tHaveToBeGay”,byJeffKonrad,PacificPublishingHouse(中文版將由宇宙光出版社出版)。因此,如果一味地鼓勵男同性戀與女性結婚或發生性關係,以此來解決同性戀的問題,是不切實際的。如此做,不但不能解決同性戀問題,反而害了另一位女性。

其實,造成同性戀的原因相當複雜,也因人而異。有人可能會說同性戀是與生俱來的,不能改變。但是,目前科學尚無証明同性戀是天生的,且已經有許多男女成功地離棄同性戀。若同性戀是與生俱來的,對此又如何解釋呢?

福斯特牧師的見證,乍看之下,我們會以為環境是主要因素。就像本文作者福斯特牧師,似乎他的問題可歸咎於家庭、鄰居的小流氓的欺壓,及家庭友人不當的言詞。但是,我們深究後會發現,問題的根源應是當事者對環境的反應,而不是環境本身。換言之,環境是主要的原因之一,然而,決定因素仍在於當事者對環境問題的反應。有些人的成長過程也許有同樣的經歷,却没有變成同性戀。我這樣說,並不是要替父母脱罪,而是鼓勵同性戀者意識到問題的真正所在。只有在我們找到真正的問題根源,並且願意去克服時,醫治及希望之門才能打開。

(本文徵得原作者同意翻譯)

注:“掌握人生宣教機構”(MasteringLifeMinistry),專門裝備培訓人幫助受過,或性受傷害、性犯罪(包括異性戀與同性戀性方面的罪)。他們試着以審慎及敏銳的態度來處理現代人生活的争議與問題,希望能幫助人們找到在主裡成熟的途逕,並且幫助人們在這充斥着邪惡與痛苦的時代,學習能真誠付出像基督般的愛。他們也提供許多資源,包括:書籍、錄音帶、錄相帶、刊物等。(WWW.MASTERINGLIFE.ORG)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elpjesus 的頭像
helpjesus

歸榮耀給神

helpjes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