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梁梅子   動了二十一次大小手術,  全身四十六處關節已切除了二十六處……   但我卻是醫院中最喜樂的病人。   几乎每個初次見到我的人,都不相信我是個歷經二十一次手術的類風濕性關節炎的患者。我或蹲或坐,或行或站,行動都十分靈巧,因為我里面有喜樂,外面有笑容。然而,這一切原本并非出自于我,乃是──  主醫治了我,癱瘓兩年竟能行走!   記得第一次發病時,我才二十三歲,兩個儿子都還年幼。那是一個寒風凜冽的冬夜,我突然覺得全身不舒服,到第二天凌晨,竟然發現自己腰部以下癱瘓,無法動彈!   當然,三十年前的醫藥并不如現在發達,經過多次的求醫診治也找不出原因。此后兩年的時間,我只有臥病在床,對于年輕好動的我而言,簡直就是無比殘酷的刑罰,而原本平順的家庭生活,更是陷入一片混亂。   我的丈夫是個信主多年的基督徒,他眼見我痛苦不堪,又無法替我承擔,除了四處奔走遍訪名醫之外,就只能告訴我:“你要向神禱告!”并經常請弟兄姊妹來向我傳福音。   雖然病痛折磨我身,但我的心依舊剛硬,不接受丈夫的提議。他信他的主,我仍然拜我的佛。直到一天早晨,我實在疼痛難忍,無路可走!只好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情,向神開口:“主啊!若是你能醫治我,我愿意全家奉獻給你。”當我向主認真敞開心怀后,我就昏昏沉沉地睡著了,一直睡到下午三點鐘。當我睜開眼時,全人有一种奇异的感覺,坐起來后,才發現下半身的知覺恢复了!我高興得不得了,當晚就去聚會。回家時正逢雷雨交加,路上碰巧遇上工作回來的丈夫,我喊了他五、六聲,他都沒認我,后來發覺我真是他癱瘓兩年的妻子,才惊訝地問:“你怎么出來的啊?”我歡喜雀躍地告訴他:“我好了,我得救了,是主醫治了我!”   從那天開始,我向神禱告:“我要遠离一切的偶像,專心倚靠主耶穌。”   第二次發病,痛苦得要自殺時……   過了三年,第二次發病,情況比上一次更糟。不但全身關節紅腫,僵硬不能彎曲,尤其腮關節緊閉,使得進食困難,身体也日益消瘦。我每天躺在床上,不能坐也不能站,不但生活無法自理,翻身和活動都需丈夫幫忙。   一向生龍活虎的我,再度陷入無助和沮喪之中:關節一痛起來,痛到錐心刺骨,常令我終夜無法成眠,而經常半夜被我哭聲惊醒的丈夫,只能一邊為我禱告,一邊替我按摩。   在這樣日复一日的煎熬中,我產生了輕生的念頭。我知道在醫生所開的藥中有安眠藥,就計划要慢慢累積安眠藥,等存到一瓶的時候,就能一死以求解脫了!但就在那一天,我正打開藥瓶准備要整罐一齊吞下時,忽然听見有人在用力敲門──“呯!呯!呯!”整個屋子仿佛都被這震天价響的敲門聲撼動著,令我不得不掙扎的起身去應門,開門一看,原來是一位年長姊妹來看我,她見了我二話不說,立刻拉著我到客廳一同禱告,禱告完之后,她突然抬頭問我:“你還想不想死啊?”我嚇了一跳,怎么有人知道我的意念呢?我才深深了解到神的全知全能!是他派使者來把我從死亡的路中尋回!   在病魔肆虐的极端痛苦中,我不僅經歷主的拯救,也經歷召會中弟兄姊妹們的愛与扶持。例如,姊妹們分組輪流來陪我,更有位年長姊妹甚至不顧冬天的風寒与濕霾,每天都到我們家來看衣服收了沒?孩子們洗澡了沒?冰箱里有沒有菜?家里有沒有吃的?沒有的就幫我收拾、打理。這樣細心的服事,真令我感動、流淚。   當我病況稍微好轉,能下床活動時,我就正式受浸歸入主名,并開始過正常的召會生活。那時,我每天早上一路扶著巷子的牆壁,走到附近的會所晨更,沒想到就這樣三個月后,我已不用扶著牆,可以自己行走,身体也逐漸康复了。   想賺得世界的我,卻伏在主面前!   我本是一個事業心非常強的人,就像舊約中愛抓奪的雅各一樣,所以每次身体稍愈,就野心勃勃的想要在事業上大展身手。我自己辦厂,整天拼命賺錢。當然,想到主的時候內心也很矛盾,明知道該事奉主,偏偏自己又軟弱……。   然而主是愛我的。希伯來書十二章六節說,“因為主所愛的,他必管教,又鞭打凡所收納的儿子。”他不會讓我离開他的福分,為了我的益處,他開始對我有管教。果然,四十五歲那年,因著整日奔波勞苦地賺錢,終于造成韌帶斷裂,骨頭變形而再度發病!但即使如此,我還經常于住院期間偷溜出來,接洽業務或送貨。這樣過了三年不斷住院開刀的日子,直到主的話臨到了我:“人若賺得全世界,卻喪失自己,賠上自己,有什么益處?”(路九25)。我才完全地伏在主前,結束經營十四年的工厂,專心接受治療,全心過召會生活。   到目前為止,我總共動了二十一次大大小小的手術,全身四十六處關節已切除了二十六處,有的是更換人工關節,有的是置換融合手術。但是在醫院里,我是最喜樂的病人,因為每次手術前,在主愛的引領以及弟兄姊妹熱切的代禱中,我整個人被喜樂的靈所充滿,胜過了手術后的痛楚。   開刀第二天,坐著輪椅傳福音!   有一次,在同時動膝關節及肘關節手術后的第二日,當我逐漸從麻醉藥中清醒,雖然全身兩處關節都打上了厚厚的石膏,但我仍然奮力由床上坐起。當值班護士看見我竟然可以坐起來時,嚇了一跳,赶緊問我要不要打止痛針,我含笑說“不”,告訴她主耶穌會減輕我的疼痛。結果不久之后,那位護士推了一張輪椅來,說要帶我去一個地方,我問她要帶我去那里,她還賣了個關子笑著說,“等一下你就知道了。”我順著她,讓她推進了一間病房,見她對這病房內一位躺在床上的病人說,“這位是昨天才開完刀的病人,今天已經坐起身來了,還笑咪咪的……!你看看你,開完刀已經一周了,還躺在床上不肯起來,整天愁眉苦臉的,你學學人家嘛!她是信耶穌的,信耶穌就能這么喜樂,你也該信耶穌呢!”我听她這么一說,更是被圣靈充滿,一個人坐在輪椅上,面對那個病患和他的家人,就放膽傳揚神的福音,無懼于他人輕視的眼光,并以外觀因手術而變形的手指,開始在病房間散發福音單張。   有時,會在醫院碰見我傳過福音的病友,告訴我說,他們全家都信主得救了。也有時候,我在家里會接到福音朋友打來的電話說:“管太太,我要信主,可不可以到你家來受浸?”就這樣,在弟兄姊妹的配搭之下,在我家受浸歸入主名的,也有十几個人了。   不僅如此,連我的主治醫師,他雖然還沒有信主,但每當向學生提到我這一個病例時都坦承:“這個人是主耶穌治好的,不是我,按她的复原情形,全世界不超過兩個這樣成功的病例。我沒辦法治好她,是她的主來醫治她的。”   我深深的明白,靠著我自己是不可能胜過這些病痛的,而且還能享有這么大的喜樂、擁有這么多的福分。我實在是贊美主,是他复活的生命大能,作到我的里面,吞滅一切消极死亡的光景。他是得胜的主!因此,現在的我,無論在任何机會与場合中,都要把我所信靠的主耶穌告訴人,把我的喜樂向人分享。   我很喜歡有一首詩歌是這樣說的:   神未曾應許天色常藍   人生的路途 花香常漫   神未曾應許常晴無雨   常樂無痛苦 常安無虞   神卻曾應許生活有力 行路有光亮   作工得息 試煉得恩典 危難有賴   無限的体諒 不死的愛   我所罹患的類風濕性關節炎是無法根治的疾病,所以病痛一直環伺在我周圍,准備將我吞噬。但三十多年來病魔從未得逞,因為我將自己完全交在主的手中。靠著主的恩典以及弟兄姊妹們的愛与扶持,反而使我的疾病,成了為主作見證的最佳憑借。在喜樂贊美中,我享受了神在敵人面前,為我所擺設的筵席。病痛,不過是神要在我這軟弱的器皿上,顯出他超越的大能,作出他榮耀的見證。這是他無限的体諒,不死的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elpjesus 的頭像
helpjesus

歸榮耀給神

helpjes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