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枝榮

  我是于30年代在中國湖南湘鄉一個偏僻小村落出生,從小便失去父母,由祖母撫養。祖母是拜偶像的傳統女性,早上一炷香,晚上一炷香,朝著挂在廚房牆上的神龕跪拜,口中念念有詞,內容不外祈禱保佑家中每一成員平安健康。因為當時叔父遠离家鄉,嬸母和堂兄弟妹亦在外面,家中僅我与祖母相依為命。迄至祖母去世為止,我從來未听過“耶穌”這個名字。

 

  祖母去世后,叔嬸由外地赶回家鄉料理喪事。之后,叔父將嬸母和堂兄妹留在家鄉,而我則隨同叔父遠赴南京。當時南京到處兵荒馬亂,戰爭气氛极濃。我和叔父暫時寄住湖南會館一個遠房表親的家,到處尋找工作。我因年齡太小,當兵亦因不夠高而被拒諸門外。最后,我在叔叔的朋友介紹下做了小兵,工作是端茶遞水。每逢星期日,則可回家与親人相聚。記得第一個禮拜日回家,途中經過一條巷,有一處地方放置了很多長木椅,坐了很多人,台上則有人拉手風琴,我經過時,有人非常客气地請我入座。我在“受寵若惊”下坐下來,只見上面有說話的人、有唱歌的人、有拉手風琴的人,但我搞不懂是什么一回事。回到湖南會館,我將情形轉告叔叔,他听后告訴我,他們是在傳講耶穌救世人的福音。

  這是我第一次听到耶穌的名字,也是我第一次接触耶穌。由大陸赴台后,我在軍方的醫療机构工作,那大概是1950年,中華婦女祈禱會派了兩個人到我服務的單位傳福音。這兩個人中一個是西人,另一個是陳維屏牧師。由那位西人傳福音,陳牧師傳譯,向住院的傷患者傳福音。當時,陳牧師已80歲高齡,他們隔兩到三周來傳福音。大約在复活節前兩周的一個聚會上,我舉手決志接受耶穌,复活節當天受洗。

  我的婚姻是一對主內夫婦介紹和撮合的,我的妻子亦是他們帶領信主的。然而,信主多年,我一直不會禱告,直到參加了一個地方教會,才學會開口禱告,把我心里的話告訴耶穌,從此再不是一個“啞巴”基督徒。

  八十年代初,我任職的醫療机构,要我乘机到澎湖外島公干。這是我生平第一次乘坐飛机,內心非常害怕,幸好坐在我旁邊的同事,一直安慰我。后來,同一間航空公司的一架飛机在苗栗上空失事。一直以來,我幸免于難,這不是主耶穌保護我嗎?

  來澳之前,內子和兩個女儿均受洗接受了主。1990年初來澳后,我由于糖尿病、高血壓等疾病,不适宜在達爾文居住,特地遷到布里斯本,气候較适合我調理身体。1994年初,我要向政府申請一點醫療福利。面談時,發現我的駕駛執照地址与居住地址不符,堅持要我返回達爾文申請。這真是晴天霹靂,達爾文与布里斯本相距四小時飛机航程,飛机票七百多元,以我一個有病之身,又無什么儲蓄的人,實在很難為了這樣的事走一趟。當時心情難受,真無法以言語形容。于是我向主耶穌求救。我禱告說:“主啊!我該怎么辦?求你給我一句話,指引我。”我想,圣經是神的話語,就看圣經吧。我翻到撒母耳記上二十八章10節:“我指著永生的耶和華起誓,你必不因這事受刑。”神是信實的,后來我的申請也獲批准了。自此之后,我每天起床,必首先禱告,并研讀神的話語,每天讀圣經兩章,至1997年底已讀完整本圣經。

  到1998年6月上旬,散步途中,忽然感到呼吸短促。我有十年高血壓和糖尿病的歷史,每天吃藥,均能控制在正常指數之內。但這一次,高血壓連續數周不正常。一家信主的華人鄰居很關心我,怕我昏厥。女主人天天來看我,連他們正在忙于寫大學畢業論文的女儿,也常常來關心我的情況。在他們的勸告下,我去看家庭醫生,經過檢查,斷定心髒有問題,醫生透過傳譯員告訴我:“要立即進院,做心髒手術,否則會有生命危險。”又問我有沒有醫療保險,我說沒有,醫生說,只好等候政府醫院的安排,可能要等八個月到一年。

  之后又見過私家的心髒外科醫生,他說,我的心髒主血管嚴重堵塞,若我有4000元,可以在六到八周內為我做手術。經過与家人和主內肢体商議,初步認為雖然手術費昂貴,但“性命攸關”,便准備請私人醫生替我做手術。豈料未几,政府醫院又通知我做手術,原來我的家庭醫生知道我沒有醫療保險,替我向地區醫院登記,要我去醫院接受檢查。此時,我又陷在兩難之中:政府醫院全部免費,唯不能選擇醫生和手術方法;另一個是可選擇手術方法,但必須自己負責費用。

  當時我的心情非常凌亂,于是立刻跪下迫切禱告,求主給我開路。

  記得我發病的時候,心想,不久便要死了,便立即立遺囑交代后事,一面通知在達爾文的兩個女儿。大女儿听了消息后,在電話的另一端大哭起來,要馬上送我去另一個地方就醫。我說,不必了,一切交給主耶穌。

  大女儿与夫婿和外孫女,在我動手術前兩天到布里斯本探我。做手術當天,我心情非常平靜,一點不害怕,像是出外渡假旅行。我想,這是主听了眾弟兄姊妹為我的禱告,确有主的恩典与我同在。

  手術順利完成,我從加護病房送返普通病房。同房的三個“病友”都比我年輕,我最大,當時已六十六歲。其中一個比我少十三歲,与我同一天做心髒手術。他痛苦不堪,整天整夜在呻吟。他問埃及籍的醫生為什么我的情況比他好得多?那位醫生說:“他有主同在。”

  當我出院的時候,那位“病友”仍在病床上唉哼。他歎息著說,不知何時才像我一樣能离開醫院返家。我告訴他赶快信耶穌,他點頭表示同意。我离開時,特地購了一些巧克力糖和一張感謝卡,贈与照顧我的醫護人員,以示感謝。

  我這次能夠渡過難關,确是主的恩典,正如詩篇廿三篇說:“耶和華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至缺乏。他使我躺臥在青草地上,領我到可安歇的水邊。他使我的靈魂蘇醒,為自己的名引導我走義路。我雖然行過死蔭幽谷,也不怕遭害,因為你与我同在。”(詩篇廿三:14)

  ●作者居布里斯本。雖年事已高,身体虛弱,仍主動撰文頌贊神的恩典。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elpjesus 的頭像
helpjesus

歸榮耀給神

helpjes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