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自中信月刊:原文作者王化芳弟兄蒙恩得救的見證 】

來美國前,我生活在中國北方的審陽市。由於家庭出身,父親被扣上了「帽子」,以致我有優秀的學習成績,也不能升學。有良好的身體,也不能正常的工作。在政治上更是受著不平等的待遇。年輕人的理想和抱負也在苦惱中消失。後來聽說神靈能保佑人脫離苦海,不知真假,就認為佛就是神。

佛說我的「孽力」(罪)太大,「需要消孽」(贖罪)。於是我見佛就拜,儘量行善;但是,多年來一直覺得一種無形的枷鎖困擾著我,使我在暗淡的人生中掙扎。特別是當我把偶像請入家中參拜後,給我帶來更多的不利:工作下滑、車禍、打官司、鄰居糾紛、家庭不和等等。所有人間的煩事一個接一個的向我樸來,愁眉不斷的增加。這時我想:「佛呀!你是怎麼保佑我的?在家裡我敬拜你如上賓,難道我的心還不誠嗎?乾脆我就歸了你吧!」於是我又辦理好皈依手續,待條件具備後,我就是和尚了。那時的我是多麼的愚蠢和糊塗啊!

二OO一 年的春節,剛從美國探親回上海的姐姐到我家來串門,得知我的現狀後,在教訓之餘說: 「你換換環境,去美國外甥女家住看看,正好我回來了,沒有人給她帶孩子呢!」當時我想只不過是口頭說說而已。真沒想到,這事在幾個月後竟成事實。我是由上海乘飛機直抵美國的。在去上海前,我求問佛,並卜了卦,我找的這「大仙」很有權威。他說,根據規定,我不能西行。此去,百日內定有災難。若實在必行,就得焚香請符。從出門那天起,帶身百日,方可消災免禍。

可是到了上海登機前,姐姐把所有關於佛的書和護身符全扣下。書留下,符燒燬。我說:「姐呀!別的東西甚麼都可以留下不帶,那護身符我帶著,那是保護我的法寶。妳不是讓我著罪了嗎?」姐生氣了說:「你若帶它去,就別去了,回家每天和老婆吵架吧!」但出國的願望牽著,我心就想,愛怎樣就怎樣吧,反正我已六十多歲了。(而今我到了美國,早已超出百日,可是我的身體卻日趨健康,精神充滿喜樂。)

到了外甥家,還沒等到過時差,外甥女婿就讓我去參加華人基督教會的主日崇拜活動。開始我不想去,既不是基督徒,和大家又不相識,後來在他再三誠意邀請下就去了。那曉得從此我的心情就被教會這個愛的海洋融化。不久,由於外甥女婿的工作調動,我們離開那兒,來到底特律。但那兒的基督徒生活卻依然牽動著我的心。所以到了底特律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找教會。因而在中華聖經教會落了腳。在這裡又經過半年多教會生活的薰陶,在眾多弟兄姐妹的幫助下,終於讓我這失群的羔羊找到了真正的救主──耶和華神。

於復活節那天,在眾人面前,我勇敢的承認我願做一名背十架跟隨耶穌的基督徒,並把皈依佛門的證明交給牧師燒燬。從此,我個人與佛再無瓜葛。是什麼原因使我到了美國半年多就改變了信仰、糾正人生道路呢?這與環境與眾多弟兄姐妹的幫助是分不開的,更是神的大能和對我的恩典。我所寄居的家庭環境,及教會弟兄姐妹愛心的接送,多方的教導,給了我很好的見證,加強了對神的追求和聖經的理解,讓我知道十架的寶貴,耶穌在十架上為世人贖罪,用十架為我們接通了到達天國的光明大道。

我由信假神到怕假神,又由怕假神到恨假神,由恨又想到自己的愚蠢和罪孽。我不能再糊塗了,更不能再猶豫了。其實自從我心裡認識了耶和華上帝,特別是在受洗之後,我的心情豁然開朗,毀了佛教皈依証明後,更覺得渾身清淨從此我將走向新的人生之路。
在上帝門外徘徊的朋友,我勸你趕快打開心門,投入上帝的懷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elpjesus 的頭像
helpjesus

歸榮耀給神

helpjes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