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天朋友來找我,拿著一顆像胃乳片那麼大、白色的藥,我想他是我的好朋友,應該不會害我,就這樣在沒有警戒心之下,我吃了生平第一顆毒品……

 

 

 

  現在的我正值中年,有一個非常幸福、美滿的家庭,我本身是在臺北靈糧堂作禮拜,也是光鹽敬拜團的一員,跟著曾國生執事一起服事神。很感謝神,讓我也有機會與全福會的弟兄一起來為主打那美好的勝仗。

 

 

  感謝讚美神,我的一切都是神所賞賜的,在以前我曾經被社會認為是無藥可救的廢物,但是感謝神,在主裏面使我們成為弟兄姊妹。站在人的角度上,我真的不願意去回想那些信主以前的醜陋過往,但是靠著那加給我力量的,我願意在弟兄姊妹面前再一次敞開自己。

  ●踏入複雜娛樂圈

 

 

  我在差不多十八、九歲時已經離開學校,我書讀得不多,但是喜好音樂,學了很多種樂器,當我踏入社會,第一個工作就是在比較聲色複雜的娛樂圈裏面。我當時是在夜總會、西餐廳、歌廳擔任樂師。那個圈子比較複雜,幾乎圈內人都在吃喝玩樂,但更糟糕的是我開始吸毒。當時我有一個一起長大的好朋友與我共事,有一天他來找我,拿著一顆像胃乳片那麼大的白色的藥,他說:“遊孝賢,試看看,這個東西很棒。”我不曉得那是什麼東西,只因年輕好奇,我就問:“是什麼?”他說:“你吃了就知道。”我想他是我的好朋友,應該不會害我,就這樣在沒有警戒心之下,我吃了生平第一顆毒品。 有許多人願意花大筆金錢去購買毒品,還要擔心被員警抓,為什麼還是有這麼多人迷上它?我想,大概是因為人沉迷在這種罪中之樂裏面吧。當時,年輕的我平時很膽小,但是吃了這種迷幻藥,可以讓我在舞臺上盡興表演我想演奏的音樂,可是它是一種使人沉迷的東西,我從一顆、兩顆、三顆,甚至卅顆,後來整個生活都被藥物轄制了。我生活在毒癮之中,不能工作,也沒有人敢雇用我,就開始沉淪在罪惡的裏面,因此我開始偷家裏的錢,不夠的就跑到外面去偷,我也利用人的愛心行騙,甚至在毒癮發作時,若口袋裏沒有錢,我就尋找目標去搶。 自覺走到人生盡頭

 

 

  那並不是我想要過的日子,可是在當時,所謂的尊嚴、人格,對我來講已經離我很遠。我每天不知道什麼時候醒過來,但只要一醒過來,第一個就是思想怎樣能賺很多錢,來滿足我對毒品的需求。我的家人,尤其是我父親,他不願意我在外面丟人現眼,就用腳鐐、手銬把我拴在家裏,不讓我出去。

 

 

  我覺得我的人生已經走到了盡頭,真的不願再活下去,好幾次我吞下大把的藥,不希望醒過來,也不願再過那種痛苦的日子,但神憐憫我,一次一次的救我回來。當時的我已經不適合生存在臺北這樣的環境,而且因為吸毒十幾年,對我的腦部傷害很大,我甚至像瘋子一樣整天對著空氣自言自語,也常常像羊癲瘋發作,暈倒在地上抽筋,到最後我父親實在沒有辦法,認為我離死亡不遠,所以在1983年,把我像核能廢料一樣送到蘭嶼。但我父親真的很愛我,他在那裏陪了我一個月。

 

 

 

  ●在蘭嶼遇見主

 

 

  本來我父親想把我永遠留在蘭嶼,但是神的意念高過人的意念,我在蘭嶼遇到了一群基督徒,他們將福音傳給我,讓我認識了神,並且教我向神認罪悔改,就像聖經哥林多後書五章17節所說:“若有人在基督裏,他就是新造的人,舊事已過,都變成新的了。”感謝神藉著這群基督徒的帶領改變了我。 以前我因吸毒而消瘦,體重才四十七公斤,可是在蘭嶼短短的四個月,我的身體被神醫治,當我再回到臺灣,體重變成七十四公斤。不只身體得到醫治,藉著蘭嶼的弟兄姊妹為我按手禱告,因毒癮而產生的後遺症也從此離開了我。現在我不只得到新生命,在神的裏面更加得著釋放,神賜給我的生命是更豐盛的。

 

 

  ●返台全心事奉神

 

 

  1983年我回到臺灣以後,因為我學音樂,神帶領我加入一個詩歌福音佈道團,十幾年來我在詩歌佈道團全時間服事神,1991年,才因著全福會又回到社會工作。現在我也和全福會的弟兄們一樣,是商業從業人員。全時間服事很容易,但成為生意人後,會有很多軟弱,但我看到全福會有這麼多弟兄,其中許多位是很有成就的企業家,可是他們只要一有時間,就將時間奉獻出來,去傳美好的福音,這是很好的榜樣,所以我真的很感謝神,讓我為主作見證。對神我只有一個意念,就是我這一生要服事主,情願死在服事的道路上。我現在不是帶職事奉,而是事奉帶職,感謝神使用我這一生。

 

 

 

  我是從天上降下來生命的糧;人若 這糧,就必永遠活著。我所要賜的糧就是我的肉,為世人之生命所賜的。(約 6:51

 

 

                       作者:遊孝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elpjesus 的頭像
helpjesus

歸榮耀給神

helpjes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