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的奮鬥

 

 

  我從小就在教會裏聚會呀、上主日學呀、參加團契呀等,當我讀初中的時候,就在一個夏令營裏認識了神,接受了主耶穌作為我個人的救主,成為一個基督徒了。這以後,我在教會當中還是很活躍的,什麼少年團契呀、主日學呀!都參加,且在學校裏也是很用功的。我還記得我打小就是很積極的人,不僅是讀書,樣樣都得比人強。總之,都喜歡出人頭地。當 時 老師啊、父母啊、都挺喜歡我的,都說這孩子不錯。那麼我呢?也就是抱著這樣的心情,讀完了中學。然後來到北美州了。

 

 

  我到了美國。下了飛機以後,就覺得這是一個充滿希望的世界,非常適合我本人的性格。我相信我很快就能出人頭地的。開始的時候,我在加洲大學讀書,以後拿到了一個學士學位,就考進了醫學院,兩年以後,在一個特殊的情況之下,得到了一個加拿大勳章學會給的獎學金。這樣,我就轉到加拿大的溫哥華去完成我醫學博士的這個進修了。然後我又讀了一個哲學博士。從離開香港到拿了兩個博士學位,前後花了九年時間。

 

 

  這時我心裏感到非常滿足了,於是我就再回到南加洲,因很多同學跟我說加洲的機會多。記得當初我回去的時候,有很多醫生都邀請我跟他們合作。還有些退休的醫生,甚至於把他們自己的診所要賣給我,我都沒有接受。因為我覺得我不要靠別人,我覺得我要靠自己一定能行。就這樣,我在加洲開了一個醫務所,我請了一個女職員,就是我太太。頭一天,我只看了一個病人,那還是我房東送來的。我想她是怕我付不起房租,是不是?居然間我沒有使自己失望,在短短的三年當中,我的診所就從一個職員,一個病人,發展成了十幾個職員,甚至還請了兩位醫生來作我的幫手,當然收入是非常好了。

 

 

  在美國,有了錢就可以得到非常好的享受。住大房子,開漂亮的汽車,如果你想環遊世界,什麼時候都可以去。可是跟著我就想了,書麼!念完了,事業呢!也打好了基礎。錢呢!也有了我還想要什麼呢?過去不斷的新挑戰,現在心願也完成了,還有什麼挑戰呢?有嗎?

 

 

 

  我記得我剛出來做事的時候,我的病人當中,有的需要住院,可我的診所裏邊沒有地方,那麼就在一個猶太人開的醫院當中做醫生了。而那個醫院呢,是差不多可以說青一色的都是猶太人,雖然當中也有三個中國的同事,但是他們三人都默不作聲,只做自己的事,什麼醫院裏的發言?政策?他們都不參加意見。可是,我就覺得作為一個中國人,比這些猶太人有什麼比不上呢?我知道我讀書比他們多、診所比他們好、病人也比他們多,我也比他們強,我要在這個醫院當中作醫生的頭!可我太太呢?本來很多事都順著我,比如我讀兩個博士學位,她從來不反對;我喜歡小孩子呢,她替我生了三個孩子。可是,我告訴她我要在這猶太人的醫院裏作醫生頭的時候,她說這可不行!猶太人是神的選民,特別聰明,手段可厲害,你可千萬別得罪他們,如果要和他們爭,恐怕你的前途都會斷送了。她這麼一說,我反而覺得是一個極大的挑戰,我還非做頭不可!就這樣,經過了很多的代價和犧牲,果然就在三、四年之後,終於達到我的願望,成為這個醫院裏醫生的頭了。不僅如此,還成為那個城市裏醫生社團的會長!

 

 

 

  當時,我只有三十七歲。我自己覺得像我這麼一個亞洲的移民,來到北美洲,短短的日子,就得到最好的學位、有了出色的診所、有好多病人,又在猶太人的醫院裏成為醫生的領袖,真的覺得非常的滿足。於是,不知不覺當中也就從一個自信滿足的人變成一個相當驕傲自負的人了。我常常對自己說:有什麼可以難倒我呢?我赤手空拳十幾年的功夫,來到北美洲,自己決定要做的事,只要我肯幹,用腦子,我什麼都可以得到!這個時候的朋友啊、親戚啊,也都非常羡慕我,我對自己的成就也沾沾自喜。因為我的命運就在我自己手裏,我就是我自己的主宰麼!

 

 

 

  ●人生的思索

 

 

  有一天,我坐在家裏的游泳池旁邊遐想時,有兩個念頭突然走到我腦海裏。頭一個是說:下一步我要作什麼呢?哎!我覺得這個有點特別,我就想深一層:我在社會上已經掙扎了十七年,已經奮鬥過了,盡了好大的努力,付出了好大的代價,成就也都不少。不錯,很多人也有我這樣的本領,但是事實上卻沒有我這麼好的運氣,所以他們得到的沒有我多。我有這麼好的運氣,這麼好的成就,可為什麼我還不知下一步該作什麼呢?跟著就起了第二個念頭,那是說:離開香港啟德機場的情況雖好像就在眼前,可是事實卻是:十七年的光景就這麼眨眼而過,轉眼之間我已經快四十歲了!也有很多人說人生四十是剛剛開頭,但如果第二個十七年也像頭一個十七年那樣快的話,那我不就很快六十了?真到了六十,總不能還說六十才是人生的開始吧?!這一階段,就是一個非常嚴重的問題了。因為,我已經達到了我想要得的東西了,我的學位呀!事業呀!社會地位呀!還有錢財……等等,但是,似乎這些並不能給我真正的滿足?。。。

 

 

  我尋思馬上要進行下一步了:找一個新的挑戰,一個新的追求。也就是說,我已經擁有的東西並沒有“真正的”價值。過去十七年的掙扎所得到的,如果不是真的有一種永恆的價值的話,那我一輩子所作的事,很可能也沒有什麼意義,沒有什麼價值。當我想到這兒的時候,我知道自己面臨一個非常嚴重的問題——為什麼我擁有的東西不能給我真正的價值的感覺呢?當然啦,我不是說學位不好,也不是說我的事業不好,甚至不能說錢對我沒有用。我非常希奇的是:當我擁有這一切的時候,為什麼還不能帶給我真正的滿足呢?

 

 

  在吃的方面,我記得我們中國人常說:“民以食為天”。有了錢,就可以任意去找什麼山珍海味呀。。。。甚至歐洲法國風味,約一百元美金吃一頓的美食,我覺得也不錯。這在當時是給我以滿足感,但是深想一點,可 能我 太太在家裏做一餐便飯給我吃,會給我更大的滿足吧!比如說住的問題,很多人都覺得應該有一個漂亮的房子,結果我來到美國以後就不停的搬、搬,越搬越大,越搬越豪華,最後搬進八千多平方尺的房子裏去了!裏邊游泳池啊、網球場啊,都有了。但是,好多時候自己想一想是不是真正享受到了?因為讀書我是坐在書房裏,睡的時候也不過是4X6尺的床,其他的地方是很少用的。想想人一生就是為了追求這些東西?現在追求到了又怎麼樣呢?結果就越想越煩。。。

 

 

  認識我太太或者較接近我的朋友就建議說:大概是因為我過去幾年太忙了,需要休息休息了。於是我就放下一切的工作。結果是有更多的時間去思考這些問題,但是仍然沒有答案。我又花些時間去讀文學啊、詩詞啊、歷史啊,甚至藝術等等,希望藉著這些精神活動帶給我一些滿足。結果一個很驚人的發現,就是這些音樂家也好、文學家也好,他們好像都和我有一個共同的毛病,他們也正在找人生的意義和做人真正的價值!但是很可惜, 從他們的著作作品當中絕對沒有給以人生的答案。這樣經過各方面的研究、掙扎,仍然找不到一樣東西能把我心裏的結兒給解開。我是越來越不開心了,我要結束我的業務,我甚至想要離開我的家鄉。。。這時我的心情非常難受,我已經接近了一個絕望的階段!

 

 

  為了要明白自己多一點,我決定去找一位心理醫生。我想問問他,是不是我精神有毛病呢?還是我心理有毛病呢?經過一年多,每個星期的去看醫生,最後醫生卻告訴我:他不覺得我有什麼精神病或是心理疾病。這樣,他也不能給我一個很好的答案。有一次,這個醫生開玩笑似地說:“從前亞歷山大帝就像你現在這個樣子。他年青的時候東征西戰,當他三十二歲的時候,什麼地方也都征服了,再也沒有新的挑戰了,他就覺得人生沒有價值了。結果什麼樣呢?結果是喝酒喝死了。” 我聽了醫生的這番話,心裏很不是滋味兒,為什麼呢?我連喝酒的機會都沒有啊!我自己是一個戒毒戒酒中心的負責人。在過去的五年當中,約收過一千個以上的病人。他們都是有煩惱啊、有吸毒啊,加上喝酒,麻煩就更大了。我深知喝酒、吸毒絕對不能幫助找到人生的答案,這一步也就免了。

 

 

 

  就在我歷經種種方法都找不到答案的時候,就想到死了。也許死是人生真正的了結,可是作為一個醫生來說,對自殺這回事又不太嚮往。我自己雖然覺得人生的結局可能越早來越好,但是總是沒法去想自殺。很多時候,我抱著一個非常無奈的心情去上班,一邊開著車,眼淚很自然的就流下淚來了——我常常想像自己是坐在一輛特別快的火車上,而這火車是要帶我到一個我不願意去的目的地,心裏是很想就這麼跳下來,但是卻沒有這個力量。

 

 

  就在這個時候,有三個同學(是三個基督徒的同學)來找我。這三個人都是我的老同學,我們一塊兒讀中學,又一塊兒讀醫學院。醫學院畢業後照理應作醫生,按說他們也可以在社會上得到相當的地位呀、和我一樣賺很多錢呀,但事實上他們卻沒有這樣做。他們和我的分別,就是畢業以後並沒有覺得什麼了不起,仍然愛他們的神,依靠他們的神。畢業以後其他同學自然都作醫生了,但是,他們中的一個卻去到神學院,教神學了;還有一個去做了社會工作;另外一個乾脆去作了宣教士了。可想而知,他們的生活不僅不富餘,簡直是很窮——住的地方很小,也沒有車子,甚至連起碼的安全感都沒有——下個月的生活費從哪里來也不知道;也不知道自己的孩子將來有沒有機會讀大學。然而,這一些好象他們全不在乎,他們卻關心我來了。在聽說我感到人生沒有意義、沒有目的、沒有滿足感後,他們就提醒我說:志偉,咱們年青的時候,都敬畏神,在咱們的生命裏有一個神哪!你今天覺得人生沒有意義,沒有價值,活得這麼痛苦,那是因為你已離神太遠了!

 

 

 

  ●人生的危機

 

 

  我沒辦法接受他們的勸告。因為,我覺得我自己十七年的奮鬥,已經很有成就。我就是我自己的主宰麼!我覺得我的命運就掌握在自己的手裏。我並不需要神來主管我的生命。不過我也得承認,當他們看我的時候,我就覺得他們在世上的物質啊、地位啊,此類的東西好象都很缺乏,可是在他們的生命當中,卻有一種平安、喜樂和充實。我當時也覺得非常奇怪,為什麼他們什麼東西也沒有,但有平安、喜樂呢?而我什麼都有了,卻活得一點兒也不快樂,反而非常痛苦、憂慮,有一種失落感。但是我當時心裏很硬,雖知可能這是因他們生命的當中有了神的緣故。但是我要主管我的生命,我也不要交給神。

 

 

 

  有些時候我對自己說,如果我的生命象一般美國男人那樣,能活到七、八十歲的話,我還要活三十多年啦!強壯是有的時候呢。但我卻覺得連一天都熬不過去了。這麼長的時間我怎麼活啊!我就坐著思想:到底我的生命到什麼時候才會結束呢?但是,出乎意料的是:我的生命很快就要結束了!甚至比我想像中的快得多了!

 

 

 

  那是198710月份的時候,我突然之間覺得我肚子的地方有一個硬塊,心裏馬上覺得這是一個嚴重的問題:很可能是個腫瘤了。如果是腫瘤的話,那我生命也許就要結束了。既然我不想活著,我又何必去檢查呢?可是我太太不能放我過去啦!當月我太太就帶著我去醫院做了一次徹底的檢查。我記得那一天正好是洛杉磯大地震;在我的生命當中那天也是一個大地震。當醫院使用最先進的儀器、設備、方法,經過了幾個頭鐘的徹底檢查,結果是:發現在我肝左邊查到有一個五寸半的腫瘤,很大的可能是惡性的腫瘤,而且已經擴散到大腸、小腸、胰臟等等!!當天他們就把肝臟抽樣做了切片,第二天就送到南加洲三個醫療中心。經過六位病理學權威仔細的分析,他們肯定是肝癌了,而且是末期的肝癌!!於是,他們就告訴我太太說,你先生大概最多有兩三個月可以活。我太太一聽應急了,趕緊打電話與臺灣、香港的醫生聯繫。他們的回答是:太晚了。他們勸我留在美國。但在美國也沒有其他更好辦法。唯一的那就是加洲大學,在那做一個換肝的手術,或者可以把我的生命延長一些。但是大家知道換肝的手術危險性很高的:有50%可能活,有50%是要死的。我實在想不到自己這三年來的痛苦掙扎,找不到人生真正的意義,過的是常常流淚的空虛生活。而突然之間,就真的要面臨死亡了!

 

 

  真奇怪有很多的時候,我以為我是很想死的,但是真的死亡來到跟前的時候,又覺得死亡太可怕了。感到一種難以形容的絕望,好象四面都被好黑好黑的東西包圍住,使得你沒辦法走出來。

 

 

  在這種不得不面對死亡的時候,人也對自己誠實了。過去在世界上,事業上、名譽上、地位上的追求,好多時候只是說為了家庭啊、為了兒女啊、為了父母啊,等等的。其實我重要的一個就是為了自己,為了滿足自己的欲望、滿足自己野心、自己的權利欲。還記得過去二十年,為了得到這些,我要我的家人、我的太太、我的小孩付出了很大的代價,而我永遠都沒有時間給他們。當我太太需要我的時候,我都在學校裏、辦公室裏、醫院裏。還記得下班的時候,就算是我孩子只需我五分鐘、十分鐘的時間(他們等我一天,當他們見了我高興地正想說話的時候,可能這個時候電話又來了),我還是沒有時間給他們。現在當我面臨死亡的時候,這一幕一幕往事都出來了。我心裏好難過,我實在覺得對不起家庭,對不起太太,對不起孩子。我沒有好好的利用時間,跟他們在一塊兒。但是現在當我瞭解過去錯誤的時候,已經太遲了,已經來不及了。於是我就買了很多錄音帶和卡片回來。希望錄一些聲帶,等著他們每年生日的時候,或者畢業的時候,我還可以和他們說點話。卡片,是希望聖誕的時候、生日的時候,可以寄給他們。可是,當我寫了幾張卡片,錄了幾個帶子以後,又一想,我何必呢!也許過了幾年以後,他們都忘記了這個已經死去的爸爸了,何必再提醒他們呢!可是又想,如果我放棄了這個錄音、寫卡片的機會,可能連這個唯一的機會也都沒有了。我心裏為此又煩亂得很。

 

 

  人在真實面臨死亡的那些日子中,那樣絕望的心情,真的是難以形容。尤其當我想到另外一件事的時候,那就是:死亡不僅是當事人的絕望和滅亡,也是給活在世界上的親人,留下很大的痛苦。我還記得我有一位同事,他四十七歲,在某一天早晨心臟病突發就死了。當然我們都為他很難過,但是更難過的是他的十四歲的兒子。這個孩子本來又乖又聰明,可是等他父親死了兩年以後,這個孩子居然因為吸毒被學校趕出來了。於是我就問他了,你為什麼這麼做呀?他居然回答說,我為什麼不應該這麼做呢?我已經沒有希望了!這樣的話,我一輩子也忘不了。現在當我知道我要死的時候,就想起來這個年青人的遭遇,而這樣的遭遇也可能臨到我的孩子們身上,我的痛苦難過和無奈真的是沒有辦法形容。。。。因而終於能夠瞭解到,原來我的生命不在自己手裏,我自己也不是我生命的主宰。雖然我是個醫生,但是到了這個時候,我連自己也沒有辦法救自己,甚至連一天也不能夠延長我的生命。

 

 

  ●人生的轉折

 

 

  有一天晚上,我忽然想起了以前在香港的一個牧師,我就很想和他通通電話,或者他能讀一點詩篇給我聽聽安慰我;又或者講一些什麼神跡給我聽聽,總之能安慰我就好了。當我將電話打通了,我就把過去十七年的經歷掙扎都跟說了。我提到我現在面臨的是絕望,面臨的是死亡。等我說完了以後,這個牧師心裏也非常痛苦,他說:許醫生,我聽了以後非常難過,我現在實在不知道怎麼安慰你才好,我是不是可以提一個建議,希望你考慮一下。我知道你是一個基督徒,也知道你過去曾經愛過神,只不過後來你是半路走開了,離開了神了。那麼或者在你臨死的時候,我提議你與神和好,只要你與神和好,神一定會賜下神的平安給你。那麼當你和神和好以後,我也建議你進一步 和你的 太太和好,因為從你談的和你經歷來說,實在你對你太太有很多虧欠,她為你受了很多苦。你現在突然之間就要離開世界,把幾個孩子留給她,她對你過去的生活,心裏一定是並不快樂。如果你能得到她的諒解,至少當你死了以後,她也可以安樂一點是不是啊!也能夠有益於與孩子們和好。當然我知道你給過他們物質上的享受啊、栽培他們讀書啊,但是有一件最重要的事你卻忽略了,沒有做到,那就是沒有帶他們認識主啊!是不是?有一天你離開他們以後,他們在世界上很可能是痛苦的,也可能對這個世界是沒有希望的,他們也不會想到去教會。這樣他們就也沒有永生的盼望。如果你在這個時候和他們和好,我相信一定會把他們帶到主的面前的。

 

 

 

  他的話實在深深的感動了我,我再也沒法子掙扎下去了,所以就跪在床邊,做了非常簡單的禱告,我說:“神啊!我知道你是存在的,以前我認識你,但是過去的二十年,我實在離開你太遠太遠,遠的幾乎感覺不到你的存在了。但是我今天來到了人生的盡頭了,在我絕望的時候,神啊!如果你不介意的話,求你赦免我離開你的罪,求你赦免我敬拜這個世界的罪……”

 

 

  因為難過,我再也禱告不下去了,我的禱告就是這麼簡單。但是,這是我第一次清清楚楚的這樣懺悔,知道是我做錯了。我二十年以來是我頭一次求神赦免我的罪,求神再回到我的心裏。真的好奇怪,我三年來痛苦的掙扎、失意的空虛和面臨死亡的恐懼和絕望,就在這麼簡單、謙卑的禱告之下,神就真的回到我心裏,把所有的那些絕望一掃而空,取代的是好大好大的,幾乎難以形容的平安,難以形容的喜樂和滿足!別忘記了我當時正是肝癌的末期,是不是?按說我不可能有什麼喜樂和平安,是吧!但是神真的再回到我心裏啦!他把我這三年以來心靈裏的毒瘤給我徹底的切除掉!我當時非常高興。去找我的太太,向她道歉,請她寬恕我對她不起,給她帶來那麼些痛苦。我也提醒我的太太,你也已經因為我的緣故,離開神好遠好遠,咱倆也都應該與神和好。就這樣我們倆個雙雙跪在床邊禱告了。

 

 

 

  禱告完以後,神把我們倆個心裏的對死亡的威脅全部給除掉了。取代的真的是喜樂和平安。也就這樣,我們倆個趕緊的把三個孩子叫來,對他們說:“孩子們哪,你們的爸爸媽媽從前都是基督徒,但是,到了美國以後,因為追求世界上事業的成功,離開神,離開的很遠很遠,所以你們從來沒有聽爸爸媽媽給你們講耶穌,是不是?現在我告訴你們,世界上有個神啊!這個神就是創造天地萬物的,也是造人類的。但是人常常很軟弱,又喜歡世界,又受到惡魔的引誘,結果沉淪在滅亡之中,離開神了,與神隔離了。雖然這樣,神還是愛我們。他不願意我們因為罪的緣故,和他永遠的離開,所以神就派他的獨生子,來到世界上替咱釘在十字架上。只要我們肯向他認罪,只要我們肯接受耶穌作我們個人的救主啊!咱們的罪就可以得到赦免。咱們就可以和神和好,咱們就可以成為神的兒女。”於是我就把這救恩的真理告訴孩子們。真好奇怪,連我十歲的小女兒都聽明白了。就這樣,我們帶著他們三個孩子一塊兒在那兒禱告。他們自己也都禱告,求神赦免他們的罪,求主耶穌作他們個人的救主。

 

 

  當我們一家五口人告完的時候,我抬起頭來卻看到簡直難以形容的一個奇怪的現象——我的三個孩子在過去的一個禮拜當中,他們知道他們的爸爸就要快死了,他們也和我一樣難過、掙扎。他們和我說話的時候,從來臉不對著我的臉,眼睛都看著地下。因為什麼呢?知道這爸爸快要死了啊!但是,當我們禱告完了,這個時候,我再看孩子們的臉,真的都閃閃發光,充滿了希望。這是前些日子根本沒法子看到的。我清楚的記得小女兒對我說的非常動聽的一句話,說:“爸爸呀!你快去動手術吧!神一定會保護你的。現在我們家是一家六口啦!因為神也住在我們當中了。我們再也不是一家五口啦!”聽聽,這話還真的不象一個十歲的小孩子所說的。我因這話受了極大的鼓勵。於是,我們就決定了:我到加洲大學去做手術。

 

 

  當我去加洲開刀的時候,那主刀的醫生打開我肚子一看,怪了!本來在電腦裏顯示掃描看到的,那個擴散的現象現在竟沒有了!這簡直不能相信,因為從電腦的掃描到開刀只不過幾天的時間,實在不可能會發生這樣的變化。他們不管怎麼說,就把這個瘤經過九個鐘頭的手術就割下來了。還有,開刀前經過兩個禮拜詳細的檢查,有六、七位病理的專家、權威都異口同聲的說:“這是肝癌的晚期了。”現在切開來一看,居然是個良性的腫瘤!!他們將之送到華盛頓再化驗一次,結論仍然是良性的腫瘤。那個加洲大學的醫學教授跟我說:“怪事了,我們的電腦掃描差不多可以說是100%的準確,你的那個癌也老早已經擴散了。但是打開肚子,居然沒有發現擴散;我們的這個肝臟切片很清楚,你自己都知道,那是肯定是毒瘤。現在拿出來切片一化驗,竟然是良性瘤,我們實在沒辦法解釋,好象有人給改了一樣!”加洲大學的教授不明白,我可明白:真是改了,是神將毒瘤改成良性瘤了。神不僅醫治了我心裏的毒瘤,而且按照他恩典的旨意,把我身體在肝裏的毒瘤都給治好了。

 

 

 

  當然事後我才知道,好多基督徒的朋友,他們在北美呀,香港呀,在世界好多地方的弟兄姐妹都為我禱告。神實在聽了大家的禱告,不僅重新回到我心靈當中,割除了我心靈的毒瘤,還使我重享天倫之樂,饒了我一死,使我家重新享受了他的喜樂和平安。

 

 

  或者可能有人會說,這是巧合了,當然我也不否定神會用這一連串的巧合完成他要做的工作。但是在我的生命當中,那是如此真實的一個神跡!如今對我來說,最大的神跡那還是我人生的改變。老實說,兩年以前,我自己做夢也沒有想到,今天我會來到大家當中分享我自己的經歷,把神這麼奇妙的恩典告訴大家,我非常地感謝神!從今以後,我再也不會覺得人生沒有意義了。神已經給了我一個更加美好,更加美滿,更加有意義的嶄新人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elpjesus 的頭像
helpjesus

歸榮耀給神

helpjes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