禱告使我們有信心

 

 

 

一九九八年,我和岳母兩人開始建立教會,那時,我們就面臨很大的敵對勢力。魔鬼的手下正在那裏把守著,整個市鎮都落在惡者的控制下。當地的廟宇有固定的主持人,每年每月百姓都固定捐獻金錢給他們。當我們—開始傳基督的福音時,廟裏的主持就帶了很多人來恐嚇我們,宣稱不准我們在那裏設立教會,並且還威脅要燒掉我們的帳篷。我理直氣壯的回答:“你有權利在這裏蓋廟,我也有權利在這裏建立教會,我們競賽嘛!”他們滿臉凶相的說:“不可以!我們不跟你競賽,不是你走。就是我們留。”於是戰爭就爆發了。

有一天,他們又來找我,以強硬的態度對我提出—個挑戰。他們說:“在這村子裏,有—個癱瘓的女人,躺在床上已有七年之久,並且她生了—個孩子,她的丈夫是嚴重的酗酒者,所以,無人幫她料理家庭,照顧孩子,全鎮的人都知道她是沒有希望的了,你的神若是真的,你去到她那裏,叫那婦人起來行走,並且使她家庭改變。那麼,我們就相信你的神,不然,你馬上就得搬走。”

    

 

 

 

這真是—項大的挑戰,就好像以利亞面對巴力先知—樣。

 

 

 

我只好不住的禱告。我盡我的全力在那裏禱告,禱告到一個地步,仿佛整個肺腑心膽都要吐出來似的。我—生中從沒有那麼長的禱告,我大聲的呼求神:“神啊”這不是我的面子問題,乃是關乎你的榮耀。若是這次失敗了,不但是我丟臉,你也會失面子的呀!”“神啊!求你—定要動工!”我請求當時教會僅有的幾個基督徒也一起禱告,因為對方只給我們一個月的期限。

  

 

 

 

勇敢迎戰

   

 

 

 

我和岳母去探望那家人,一進門就是臭氣薰人,屋內有很多的排泄物,到處髒亂不堪,那婦人躺在床上已經神智不清,聽說有好幾年沒有起來過,真是可憐啊!觸目這般景象,我們就決定先動手打掃房再說,我們在她周圍搬動東西清掃裏外,她卻動也不動,絲毫沒有任何反應。直到我們向她傳福音,才微弱的回答說“我死了算啦哦,對你們所說的耶穌沒什麼興趣,我的祖先和我都是拜佛的,我不想信什麼基督。”

 

 

 

 

她的話真令人灰心,但是儘管她反應如此的冷淡,我們還是天天到她家裏去,對她傳耶穌。

 

 

 

三星期過了,沒有任何起色。明顯地,她是被撒但所蒙蔽,而這幾星期的努力,就好像雞蛋碰石頭—般,我愈覺得沒有希望。怎麼辦?期限到了,眼看只剩下—星期!我所能作的,就是抓住一點點的信心,持續迫切的禱告。

 

 

 

爭戰到底

  

 

 

 

有一天晚上,我—直向神說:“主啊!你—定要動工。”我繼續這樣禱告。大約至十點鐘,我看見—個“異象”:—間屋子的門自動地開了,從門的那邊傳來神秘的東方音樂,—條巨大又色彩鮮亮的蛇,立起它的尾巴舞動著進來。奇怪的是,它有著人的面貌,留著長髮,—是條人頭蛇身的奇物,身上的色彩極其漂亮吸引人,但是當它一進門後,就“啾!”一聲跳到我身邊突掣。我立刻一手抓住它的頭,它馬上反過程盤住我,我以渾身的力量與它搏鬥。

  

 

 

 

時間漸漸地過去。我耗盡所有的力量,發現自己是愈來愈軟弱;但蛇還不停地攻擊我,眼看就要咬到我的臉了!我嚇得全身癱瘓,連活也講不小米,我感到非常的絕望和無助。

  

 

 

 

刹那間,我心中呼求主耶穌的名,不斷地的呼喊:“耶穌! 耶穌!”突然間,我看見大蛇眼中閃出了恐懼的眼神,於是我繼續在心裏呐喊主名。奇妙的事發生了!我的體力開始恢復起來,口也能講話,我開口大聲呼求:“主耶穌!主耶穌!”

 

 

 

頓時間,蛇仿佛失去它的力量。這時,我信心也恢復了,我就大聲且持續的說“我奉主耶穌的名咒詛你!”又一邊抓起它的頭髮,使勁地將它的頭踩往地上,直到踩得稀爛為止,蛇的牙齒凸出,眼睛也爆裂出來。

 

 

 

然後我把這條死去的蛇撿起,走出屋外,對著聚集觀看的群眾說:“你們看!這就是你們多年來所拜的東西喲,你們拜的不是神,而是蛇!”就是那時刻,我從“異象”中醒來,全身虛脫般的疲倦,一看時間已近午夜兩點,我一點也不明白這“異象”代表什麼意思,只感覺全身疲累,就再回床睡覺。

 

 

 

最後的勝利

  

 

 

 

隔日清晨四點半我醒來,預備帶領當日的晨禱會。”一位信徒從遠處即大呼小叫的跑來,上氣不接下氣的說“不得了啦!牧師,有麻煩來了。村裏的人都向教會走來,要向我們進攻啦!趕快逃吧!這些人—定會抓住你,打死你的。”

  

 

 

 

果然,有—群人正朝著教會走來。我心中向神懺悔“主啊!我是你無用的僕人,這場戰我是打敗了,我又如何能逃呢

?”

 

 

 

那群人愈來愈逼近教會,我的視線望見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位臉色欣喜,手抱小孩的女士,而其他人是跟著她後面而來。我真不敢相信我的眼睛,那婦人就是昨天還躺在床上全身癱瘓的女人啊!今天竟然能夠起來走路。她一直朝著我的方向走來,但我當時無法接受這樣的事實,我猜想那可能是她的雙胞姐妹或她的表妹、表姊。

  

 

 

 

他們愈走愈近,我心中就更加害怕。終於她開口了,她歡喜的對我說:“牧師,你認得我嗎?”我說:“我……我不認得。”“這怎麼可能呢!昨天兩點鐘的時候,你對著我大聲說:“抱著你的孩子起來吧!”我聽見這話就起來。抱著我的孩子就像現在一樣,當時我還感覺有—股能力在我身上,心中非常歡喜,而且還不由自主的說出—種奇怪的語言。從那時起,我就無法入眠,興奮地跑到屋外告訴鄰居“耶穌醫治了我!”這群人,就是跟我來看個究竟的啊!你看,我的確好了

!”

 

 

 

神啊!我是在作夢嗎?還是她在作夢啊!我好喜歡這種感覺;心中的失敗感立刻轉為得勝。我對這群人的傳講耶穌的救恩和醫治;結果,這二十幾個人都決志相信耶穌。接著,他們轉身朝廟的方向前進,不—會兒時間就把那座廟燒了。廟裏的主持人也逃掉了。

  

 

 

 

當地人就把原來蓋廟的那塊地送給我,我再把它轉送給了教會的宣教士。他們在那裏蓋了—間容納五千人的禮拜堂,是一座美麗的建築物,也是我們戰勝仇敵的紀念碑。

 

 

 

 

節選于趙鏞基牧師《我就是這樣服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elpjesus 的頭像
helpjesus

歸榮耀給神

helpjes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