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年我離開棗圓傢俱城到了北京一家資訊網路公司上班,從搬運工到網路公司職員,這中間的跨度之大令我恍若作夢一般,我知道這是神的旨意,若不是神就不可能有這事。

 

  進入新公司,坐在辦公室小單間裏,面對著網路,我想一切試煉過去了,從此我的人生將蒙神祝福過上辛福的生活。

 

  然而世事難料,我面對的竟是更為嚴峻的死蔭幽谷:從小生性放蕩狂野的我被放在了一個格式化的環境中,我不知道如何說話,如何行動,如何和人打交道,如何保護自己,我對現代公司這個大海的水況一無所知。但是我卻遇上了一個吹毛求邳的同事,他處處找我的漏洞,攻擊我,這令我感到了人心險惡,我處在極度壓鬱和憤怒的情緒下不能爆發。我完全適應不了現代公司那種對細節苛刻的要求,我手足無措,幾乎崩潰了,很快我就患上了抑鬱症和強迫症。

 

 

  每天坐在點腦面前,我神情緊張,臉上烏雲密佈。我覺得不行了,再坐不住一秒了,如果再坐下去的話就會失控以至於崩潰。於是我對自己說“你隨時都要做好辭職的準備,即使離開這裏當一名搬運工也比硬撐著結果落下個神經病要好。這麼想的時候,反倒倘然起來,情緒竟放鬆了些。

 

  但是每天早上起來的時候還是情緒抑悶臉上烏雲重重,穿上衣服,對著鏡子怎麼看自己怎麼不順眼,我不自信到了極點。心中明顯感覺到魔鬼的同在,魔鬼在心靈中與我摔跤,這讓我覺得多活一秒,多呼吸一口新鮮的空氣也是那麼困難。我不敢看人的臉,看見人的臉我就恐懼腳下發軟。我不能聽突然的響動,怕看周圍事物的變化,這會讓我恐懼戰驚崩潰。坐在公車上,望著車窗外,我心靈中卻覺得有一個扼過不去,這扼就是魔鬼,他不容我正常的聽,正常的看,正常的呼吸,正常的想。它說:你去死吧!從車上跳下去,你何必這麼痛苦的活著;它說:你沒有家,沒有父母,沒有一切,未來也一片渺茫沒有希望,你想想看何必再活下去呢?你去死吧!找一棟高樓跳下去。我每天就是在這種情緒下去上班的。

 

  晚上回家,坐在房間裏,房間靜悄悄的,沒有一個人,也沒有生響,我獨自與虛無對峙。我明顯的知道魔鬼就在我的四周,他從房間四個不同的角落惹動我的靈魂,使我不得安息。我根本坐不住,我發現面對虛無真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於是我只好蒙頭睡覺。人越睡神志就越不清,魔鬼也控告我。

 

  白天在單位上班的時侯,魔鬼借著我的同事不放過任何一絲的機會攻擊我。晚上在家裏,魔鬼則在生活的細節上控告我。不管我做什麼,它總是使我心裏懷疑沒信心:比如,我去關水龍頭,關了,他又對我說我沒關好,於是我又去關第二遍。我明明關好了煤氣,可是它又在心裏面讓我起疑心,告訴我煤氣沒關好,於是我又去關一遍。這一切讓我神不守舍,疲於奔命。

 

  魔鬼又讓我關注自己的身體,擔憂自己患上了絕症,我由此天天恐懼戰驚。魔鬼攻擊我另一有效武器是引誘我去憂慮未來,它總是給我一個意念,讓我往不可收適的情況想下去,它說:“你現在一個人靜悄悄的這還不算什麼,以後你會變成路邊的乞蓋,再沒有人理你,你的情感也無從寄脫,你也喪失了世上的一切,就這麼活著。”我想現在這樣我就不想活了,將來還更痛苦的話,那我還怎麼活下去?那還不如死了算了。於是我想死,天天想著怎樣去死。這種情緒進一步發展,我的思想陷入越來越可怕的地步,在辦公司我不知和同事如何應答,答非所問,神不守舍。回到家,我怕出門,一見到人就發抖。

 

  有一天下午出門,見到人心裏居然覺得要分裂的感覺,這時如果任何一個人和我說話,靠近我,我都會崩潰。我跑去找教會的敘阿姨,想請他幫我禱告,我也想告訴她我什麼都不要了,只要能離開這種光景,我便一生去傳道。

 

  找不到敘阿姨,我便回家了。一個人坐在房間裏,只覺得魔鬼駕著巨大的虛無戰車向我壓過來,我的靈魂飛散,再也坐不住;我撲倒在地上塵埃之中呼求:“主啊!我好痛苦,你早知我今日,又何苦生我於世上。主啊!這關我若過不去,我就被魔鬼擄去了。主啊!你說你揀選了我,必保守我到地。主啊!求你保守我,此刻,我情願馬上離開世界,但是求你使我與你同在。禱告後,我翻開聖經。神介著詩篇81篇對我說話:……我是耶和華你的神,曾把你從埃及地領上來,你要大大的張口,我就給你充滿。無奈我的民不聽我的聲音,以色列全不理我,我便任憑他們心裏剛硬,隨自己的計謀而行。甚願我的民肯聽從我的道,我便速速的制服他們的敵人。恨惡耶和華的人必來投降,但他的百姓卻要永遠長存。他也必拿上好的麥子給他們吃,又拿從磐石中出的上好的蜂密叫他們飽足。

 

  主!讀到這,我就知道我得罪你了,我心裏污穢、充滿淫念、彎曲悖繆,這以至於給仇敵留下破口攻擊我。主,我跪著向你大哭認罪悔改。禱告完,心裏竟被一種清新的靈充滿,不禁輕鬆了些。

 

  我知道自己得了憂鬱症,到網上去查憂鬱症的網站。有個網站上有憂鬱症的調察表,我照著填寫。結果出來是“嚴重的抑鬱症,強迫症,需立即就醫。我於是想去找醫生。

 

  但是我又想憂鬱症是心靈的病,醫生能治的好嗎?醫生只能開控制情緒的藥,然而對病人內在心理的壯況卻是無能為力,我決定靠著神來戰勝這一切。

 

  有天晚上去教會,牆上的日曆一句聖經金句吸引了我“你們要行事純全,無可指責,叫那些指責你們的人,在鑒察的日子,即無從發現你們的不是,便自覺羞愧。這句話使我大得亮光,我意識能一切外在的因素都不是主要的因素,魔鬼也算不了什麼,關健的是我自己要做到行事純全,無可指責。從此我就要求自己要行事純全無可指責。以前我老是不斷的陷在過去的某一情緒中反復思想跳不出來;現在主告訴我過去的事就是過去了,不要去想他,做一件事情的時候要有好的開頭,事情的過程你要警慎小心的把它辦好,一件事情結束以後就告一個段路,這時就要一錘釘音把它了結,這樣魔鬼和人都找不到破口。以前我老是站立,走動,坐握都不得其位,主說你不要妄動,不管在什麼場合,和什麼人打交道,都要謙卑,凡事按次序行,這樣就不會出差錯。我以是老是憂慮,耽憂自己的將來會不可收拾,做事也一樣,一件事還沒做開始卻把方方面面的困難都想到,這便給自己很多的壓力,以至於反而毛手毛腳不能把事情做好。主說:何必為明天憂慮呢?……你們連最小的事都不能做,為何憂慮最大的事呢?主的話真的是大有能力,他直指我心靈的問提要害,我正是一個連最小的事都不能做,卻天天憂慮的大事的人,這憂慮反而令我連最小的事也做不好,於是我決定從最小的事做起,不再去憂慮很長遠的事情。

 

  生活態度改變了,生活習慣也改變了,我發現,我開始能把握一些小事。在一件件小事被我成功的完成後,我的自信也得到了提高。我發現生活的道理其實是相通的,能把握住細微的小事,由此就能把握住更大一些的事,乃至更大更大的事。

 

  我的生活開始步上正軌,憂鬱的情緒也一天天淡去,不知不覺中竟完全好了,現在我已經能適應現代公司那種格式化生活,也能較自由的生活在其中了。

 

  回首這走過來的一年,我恐懼戰驚,這是一個死蔭的幽谷,我是在地獄之上走鋼絲,無法想像自己居然能從這一切中走出來。然而今天我竟走出來了,這一都依賴主的憐憫眷顧和慈愛。此刻我真想呼籲:一切身處痛苦中不知何去何從的人啊,來信靠耶穌吧!他必能救你,因為他是誠實可信的,他愛你,他已經為你戰勝魔鬼。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elpjesus 的頭像
helpjesus

歸榮耀給神

helpjes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