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者按:席勝魔(1835-1896)原名子直,是清朝末年山西的一名秀才,世代習醫。青年時,鴉片流毒中國,他深受其害,信從福音後得脫煙禍,乃更名勝魔,立志自新勸人歸主,特別在勝過罪惡方面給今天的基督徒留下了美好的證據,鼓舞我們在人欲橫流的世界中為神作分別為聖的見證。

 

 

  少年沉浮

 

 

  山西省平陽府的西莊村,是席勝魔的故鄉。他出身書香世家,自幼聰穎,在家排行第四。家父為他專門請了一位飽學的先生,替他講書批文,日後中了秀才,與其兄長合稱為“席家四傑”。他性情剛烈,為人耿直,才幹出眾,常為鄉人寫狀子、走衙門、斷是非。十六歲那年,在家父的主持下與一位楊家千金完婚。

 

 

 

  雖然他擁有名利權勢,但人世旅途總不盡意。年輕的妻子抱病去世,自幼纏繞在他心靈裏有關死的問題,又一再出現。他博覽群書,總找不到有關生死問題的答案。儒家儘管把綱紀倫常講得頭頭是道,卻沒有論及人的罪過怎樣得到赦免,將來賞善罰惡的結局如何。在他認為,孔夫子的教訓雖好,卻止不住靈魂的饑渴,照不亮墳墓的黑暗,更不能使傷心者得到安慰。於是他又調轉腳步研究佛經,尤其在道教方面切實下過一番功夫,指望有所造化。結果是:儒學不曾使他滿足,佛教使他感覺一切是空;道教更使他身受其害。從此以後,他不再尋仙訪道了。

 

 

 

  三十出頭的他,身體日見衰弱,呈現老態,病症纏身。正值他身心雙災之際,鴉片在中國風行,尤其在山西。友人勸他乾脆吃幾口大煙,既可治病又可調神。他聽了“忠言”,開始吞雲吐霧,那知他的前途與一切也正被大煙所吞吃,從此,事業、家產一概不管,他嘗盡沉淪之苦,痛恨自己竟然失足,陷入禍坑。誰能救他脫離黑暗重新做人?他厭惡自己,厭惡那使他淪為奴隸的煙癮。家人因此陷入貧賤,他慘不忍睹。

 

 

山西的田地本來只產五穀,如今改種大煙,滿目罌粟(本植物制取鴉片)。不但是他自己的田地,連全縣、全府、全省的田地盡都成了罌粟的天下!這滔天的禍水,是怎樣流入中國的?所以,對於英國人,他實在恨之入骨。

 

 

 

  他做了十年的煙鬼。

 

 

  一八七六年,華北五省大旱,直隸、山東、河南、陜西和山西都紛紛失收。大旱一來就是五年,河幹湖涸,田硬如鐵,無地可耕,到處是一片荒涼,富者賣物,窮者賣身,屍橫遍野,人吃人的慘況也屢聞不鮮。四分之三的人口已經死了。這樣的災情什麼時候才能結束呢?

 

 

  席家也在這場災難中掙扎,怎樣才能活下去呢?

 

 

  就在這時,他們認為比旱災更大的禍患即將來臨:有兩名洋人到了平陽府,並要長期居住,傳起耶穌救罪人的福音來。

 

 

 

  中年如日

 

 

  當時的儒家文人,堅決反對基督教,輕視福音,痛恨洋人。所以對這兩個洋人與他們所傳的遠而避之。這兩位洋人,較年長的名叫李修善,較年輕的叫德治安。

 

 

  在李修善牧師舉辦的有獎徵文活動中,這位席家儒生一舉奪魁。李牧師聘他為師,學讀中文。就這樣,這位被大煙逼到絕望境地的人,竟然手捧新約聖經,時常翻閱。因為李牧師學習讀書時,總談到其中的內容,所以,他就先讀一遍,把要教的內容預備妥當。不知不覺這位驕傲的士大夫,被經上的話吸引了。先是為備課而讀經,後是愈讀愈有興味,愈讀愈覺耶穌的真實和親切。在他看來,新約聖經不單是一本書,更是神的啟示,啟示他素來渴想知道的事情。從前以為耶穌是人,如今才大悟,他不僅是人,還是一位獨一的真神。

 

 

 

  終於,他把新約聖經恭敬地放有面前,跪在地上,讀神降世為人的歷史(即四福音書)。這時,他覺得這位受苦、受辱、被釘在十字架上的基督,和自己的人生、痛苦、罪惡有極大關係。這個自高、自大的秀才一直跪著讀下去,讀到一個地方,名叫客西馬尼,在半夜時分,神人耶穌于花園中,獨自憂傷悲痛,他那關閉已久的心門就打開了。在寂靜中,他似乎聽見救主的呼聲:“我心裏甚是憂傷,幾乎要死。”於是他從心裏相信:“耶穌愛我,耶穌為我捨命。”忽然之間,聖靈感動他的靈魂,他不住地流淚,向這一位救主完全投降,接受他為個人的救主,以他為神。這個傷痕累累的靈魂,以懇切的信心,摸著了他的衣裳縋子,立刻得著痊癒。在此情形,他已忘卻了一切,只知道神和他同在。這奇妙的經歷,使他知道自己已經蒙赦免了,被更新了,並且讓神佔有,永遠屬神了。

 

 

 

  這個奇妙的改變,使他充滿了快樂和希望,從那一個秋夜起,他已是基督裏的新人。他說:“我現在敬拜神,不是受什麼人的勸導,而是受聖靈的啟示。我是讀了神的話以後自己明白的。我知道我罪大惡極,應該下到地獄;但我也知道耶穌已赦免了我一切的罪,讓我以後永永遠遠在天上與他同在。”

 

 

 

  一個倔強的、典型的、自高自大的孔教徒,一個驕傲滿有偏見的秀才,一個看不起基督教,以此為愚蠢的人,終於被基督打倒了。這決不是勸導,辯論或教育所能達到的。這是遇見了活的基督以後傾刻間的溶化。

 

 

  在他身上,只是再次證明神話語的信實:“在人這是不能的,在神凡事都能”(太1926)。不僅如此,永活的基督還按照他自己的模式,重新塑造一個新生命。

 

 

  一個重生的人,首先面臨的是與罪斷絕。他明白,必須立即把鴉片戒掉。若不潔凈自己,怎能做別人的榜樣呢?從前他不知道有什麼克服鴉片的力量,如今自己歸屬基督,當為福音的緣故,把煙戒掉。明知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是為了主,他決心已定。

 

 

 

  苦戰開始了,撒但不甘坐視它的奴隸白白逃走,就以煙癮捆綁他。可見,衝破這捆鎖的戰爭是何等重要,何等險惡,他的前途完全以這場戰爭的勝敗為界。因他煙癮由來已久,中毒已深,藥物實在不能奏效,只好受盡折磨。一連七天不能吃飯,渾身酸痛,咽喉發幹,頭昏目眩,坐立不安,幾乎要支援不住了。這時,他明知只要吸食幾口鴉片,所有痛苦就可立即解除,但是他立定心志依靠神的大能大力,決不再重吸一口,他完全把自己交托在神手裏。李修善牧師等也切切為他祈禱。

 

 

 

  在痛苦之極時,他感到了撒但的力量,魔鬼正利用煙癮作為毀滅他的武器。這是屬靈的爭戰,他以救主為唯一的堡壘,他不住地祈禱,依靠救主,不敢稍離半步,讓窮兇惡極的敵人天天與主接戰,這樣叫撒但不能得逞,他向撒但宣告說:“魔鬼,你要怎樣?我的生命已放在神的手裏。我情願戒煙死去,也決不要活在罪中。”

 

 

  在極度痛苦之際,他向肉體宣告說:“我寧死也不再吸大煙!”

 

 

  時光在痛苦和呻吟中流逝,他仍然祈禱,仍然讀經。當讀到神要賜下一位“保惠師”的那段話,知道了這位保惠師就是加強人力量的聖靈。雖然他對那段經文不甚瞭解,但他相信聖靈的大能,於是充滿指望,在極度衰弱的狀態中,再三懇求這位無所不能的聖靈降臨搭救他,使他完全脫離魔鬼的一切轄制。他俯伏在地上,靜靜祈禱,求主解開他的捆綁,使他得著自由。忽然之間,生命與力量好象潮水一般湧入他的靈魂,他從頭到腳冒了一身汗,於是頓覺渾身的血脈全然暢通,又覺得精神飽滿,自己好象勇敢的精兵,頭帶盔甲,披掛整齊,願意出盡全力攻破仇敵,那怕空中有千萬惡魔,都能敵擋得住。

 

 

 

  戰爭結束了,痛苦與掙扎止息了,聖靈來了,以平安充滿了他的心靈。

 

 

 

  自從被聖靈拯救以後,他在天路上勇往直前,好象是神特別在教導他。雖然是一個初信的基督徒,卻明白水禮之外,還有一個聖靈的洗禮。一個深夜,他以純真的信心與順服獨自在房裏祈禱,靜待聖靈的降臨。果然,那更豐盛、更快樂、更光明的生命,象洪流澎湃地湧入他的靈魂。隨後,他明確神的呼召,向同胞傳揚福音,述說救恩。

 

 

  面對家人的排斥,他不在意。他認為真假勢不兩立,從真就要棄假,一把火就叫家裏的偶像全都毀滅了。這在西莊村是前所未有的,轟動之大,是不難想像的,村民們以為他著魔了。尤其是他成為基督徒之後,改名為“勝魔”。

 

 

 

  他的妻子對於基督教,本來深為憎惡,但是看見丈夫戒掉大煙,斷了煙癮,身體日漸康健,急躁的脾氣也不見了,就漸漸放下成見。結婚以來,她只生得一子,所以,多年來,她心裏既悲傷又恐懼,怕丈夫為了求嗣,便休妻再娶。在那時候,對於一個文人來說,納妾是平常之事,但勝魔卻與眾不同,聲明既不休妻也不納妾,她是何等感激。總之,丈夫信了耶穌,給她帶來了不少的切身利益。

 

 

  勝魔本來有一個繼母,從家裏趕出去已經多年了。自信主以後,他趕緊找到她,答應養她的老,保證她壽終的時候,衣衾棺木都用最好的。起初她還不敢置信,但發現他言詞懇切,就聽了他的話,回到家裏去住。村裏的婦女聽到這消息,都驚奇地說:“信耶穌,到底還不壞呢!”

 

 

 

  還有,他和兄弟們本來也有不和睦之處,分居別處已久,感情也隨時光而生疏。但是他決心把經上的話實行出來,和兄弟重修舊好。因為聖經上說:“你在祭壇上獻禮物的時候,若想起弟兄向你懷怨,就把禮物留在壇前,先去同弟兄和好,然後來獻禮物”(太523-24)。誰知兄弟們因聽見他信了洋教,不願意與他和好。勝魔並不因此甘休,乃是決意遵從主命,先為這事多多禱告,後又去對他們賠不是,承認自己以前的過錯。這樣,兄長被感化了,兄弟們也就和好如初了。此事一經傳開,外人無不心悅誠服地說:“耶穌的教訓,真有力量!”

 

 

 

  因為勝魔身體力行,日積月累,主的道就被信服了。久而久之,也有人到他家裏一同敬拜,他的親戚也陸續前來參加。而他的繼母和妻子兩人更是慕道,她倆已有意信主,作天國的子民。

 

 

  就在這個時候,家裏發生了一件奇事。

 

 

  勝魔見妻有慕道之心,便歡喜快樂,循循善誘教導她,她也聽得頗有興味。不料,事情忽然起了大變,他的妻子好象變了另一個人似的,先是暴躁不安,後又慌張不已;有時無故害怕,有時無故悲哀;日不食,夜不睡,家務無法料理。但經過檢查,身體正常。這“病”在聚會禮拜的時候,發作得頂厲害,她闖進會堂,捶胸跺腳,破口大駡,甚至倒在地上,渾身抽搐,口吐白沫,騷擾大家做禮拜。施藥不見效,看樣子是被鬼附著。村中的人見此,就趁機譭謗真理。他心裏好難過:自己傳道以後,改名勝魔,現在魔鬼竟親自來到我家,來和我比個高低。他處在危難之際,想起耶穌在世上趕鬼的時候,眾鬼無不聽從,離開人身。於是為妻子切切禱告,但鬼就不離開。後來,妻子被折磨得筋疲力盡,奄奄待斃。

 

 

 

  在這個時候,勝魔猛然記起,耶穌曾對門徒說,非用禱告禁食,這一類的鬼總不能出來(參太1721)。於是,他一連禁食三天三夜,並叫全家人一同禁食,懇切祈求,滿了三天,他走到內房,按手在妻子身上,高聲喊道:“邪鬼,我奉耶穌的聖名,吩咐你離開人身,不再回來!”鬼出去了,他的妻子得著了釋放。勝魔的妻子好了以後,馬上宣稱自己是基督徒,敬拜耶穌為大恩主。村人知道後,無不稀奇,多人因此棄假歸正,信靠真神。

 

 

  那時,他對於聖經的知識還不夠完全,不夠深入。但他卻把握著一個要點:神說是就是,說非就非,不能懷疑,不打折扣。他以此天真爛漫的信心央求神,與神同在。

 

 

  勝魔宣揚神道,勸化眾人,時時蒙聖靈引導,使聽道的人心竅開通,信服救主,真道就日漸興旺,工作也就日趨繁雜。首先,是鄰近的信徒要他幫忙,要他教導;其次是有一些遠道而來慕道、聽福音的,這些人一來,他就全部接待。在當時,信徒大多數是貧窮人,他們不但在靈性上需要幫助,在物質上照樣需要幫助。他為主的真道,已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最先是把自己用不著的變賣了,後來又把所有的現錢都用出去了。而慕道者不斷,聚會照常,經費如何解決?夫妻兩個就到神的施恩寶座前去,懇求全能的主,指出一條出路。禱告中他的妻子得著亮光,就對丈夫說:“紅皮箱子裏,不是有我出閣所用的衣裳、首飾、環子、手鐲嗎?當日以色列的婦女,不是把銅鏡子拿來給摩西做洗濯的銅盆,放在會幕和壇的中間,叫祭司洗手洗腳嗎?”

 

 

 

  勝魔雖已變賣了許多東西,卻沒有想到變賣妻子的飾物,因此起初總不肯答應。但她卻說:“我用不著這些東西,放著幹什麼?還是獻上給主,拿來餵養他的羊群吧!”兩人都為這奉獻,心裏快樂。

 

 

  他為附近的村莊消耗心力還滿足,更想如何讓福音傳到外縣的村莊去,讓人同得永生的好處。他又想到還有許多受大煙折磨的人,尚且在水深火熱之中,應該向他們傳道,為他們開出一條活路。那時的人多半有吃大煙的惡習,慕道的人也不例外。於是他和另一同工在聖靈的帶領下,開設了戒煙的場所,起名叫“天招局”,同時從天津購來戒煙藥丸,請凡有心戒煙的人前來。“天招局”是以戒煙達到救人傳福音的目的。所以,定下規則,每一戒煙者,必須參加聚會,早晚敬拜神。

 

 

 

  戒煙的人愈來愈多,他們斷了煙癮以後,就為“天招局”傳名,慕名前來的就有不少。一天,突然斷了藥丸,這對初戒煙的來說,無疑是失去信心。山西距天津甚遠,從前又是交通不便。面對這難處,勝魔就立時禁食禱告,夜半祈求,仰望主開導,為他們指出一條出路。他就得了亮光:自己既然有藥店,又會行醫,求神使他能按方製成藥丸。一連幾天禁食,直到藥丸試用成效。大家就同聲讚美神。這個成功,使勝魔打定主意廣開分局,不但無數的煙徒得益,而且福音借此廣傳,無數的靈魂能以得救。美哉,神的方法,何等奇妙!美哉,神的恩典,何其豐盛!

 

 

 

  其間,勝魔最關心的,是領人到耶穌面前,叫他們單單依靠這位救主,不是信靠人,不是信靠藥丸。這屬靈的爭戰一來,人也無用,藥也無用,自己的掙扎更無用。他和“天招局”的同工都不以自己的祈禱為滿足,還要戒煙者一起祈禱:“如果你們不願意和我們一起祈禱,向真神懇求,我們就不能擔保你們可以戒掉煙癮。”

 

 

 

  有一回,從鄰村來了三位老人,要入局戒煙,其中最年輕的也已過六十,他們吸煙的日子長,癮子又大,收留他們真有難處,起初兩天情況還好,三位元老人對福音大感興趣。可是到了第三天晚上,其中的一位覺得不好過,到了夜裏,便受不了,就把另兩位叫醒,請他們去叫勝魔來醫治。那兩位卻不肯在三更半夜去叫他,提議還是跪下禱告吧。三位老人就一同下跪,誠心祈禱。這一跪,奇妙的救主就垂聽了他們的哀聲,幾分鐘後,那位老人就覺得好多了,呻吟聲也止住了,他回到床上,便安然入睡了。另兩位彼此低聲說:“耶穌果然在這裏。”第二天一早,他們便逢人見證昨夜發生的事情,說:“耶穌果然在這裏,他真的聽我們的祈禱。”

 

 

 

  但是這並不意味著沒有困難。在戒煙的人中,有些除了煙癮外,還有其他病症,一旦停止吸煙,老病就會發作。在戒煙局裏,不是平靜無事。有時病狀突發,有時半夜叫喊,使人心驚膽戰,手忙腳亂。如果有人在“天招局”死了,後果就不堪設想。因此每逢局裏不平靜時,勝魔就禁食禱告,求神開恩。在此情形下,神就彰顯大能,轉危為安,化險為夷。

 

 

  禁食禱告,就成了他的風格。當難處四起,總是這樣過去的。雖然工作日漸增多,責任也重了,但他愈發覺得禱告的重要,決不讓工作霸佔了禱告的時間,有時獨自進入密室禱告幾個鐘頭,有時整天或整夜禱告。他做事謹慎,一點也不草率,更是依賴主恩。每次配製藥丸的時候,總是在前一天不吃飯,禁食禱告,求主賜福,然後才揀選新鮮上乘的藥材,按方配製而成。他常說:“主給我的工作,是要我既做播種的農民,又做撒網的漁夫。到處傳揚福音,是播種;一個一個的叫人戒煙,勸人信主,是打魚。”

 

 

 

  他還有一個特性:不愛錢。曾有人要向他買藥丸另外開局圖利發財,勝魔知道他們的用心,嚴厲責備:“我開局是為了救人,不是要賺錢;若因貪財而開局,難道天父會容許?這藥丸是天父用以拯救靈魂的,萬萬不能賣給你們。”他不受任何薪水,不領任何津貼,就是教會給他津貼,他也不要,如此疏財仗義,就無人能找出他的錯處。

 

 

 

  晚年負重

 

 

  凡是看見過他處理實際事務的,都深知他有愛心,有智慧,有能力。與他接觸過的人都知道,和他在一起而不祈禱是辦不到的。在他看來,神是信實的,無論何事,無論何時,總要先向神請示。他認為,人生沒有什麼,世界也沒有什麼,所有的只一件:愛主耶穌,愛人的靈魂。他把所有的一切,包括時間、金錢、家庭、朋友和自己的生命,全都放在祭壇上面。他不僅自己為人的靈魂懸切掛念,祈禱不已,還親自與信徒一起,在聖靈的大能中祈禱,懇求神感動他們的親人信主,其真誠與單純,令人永遠難忘。許多人從他那裏得著幫助,他也以此為樂。他生命唯一的目的就是拯救靈魂。

 

 

 

  他的靈修,他的虔誠,他的講道,他的牧養,無不讓人信服,無不與他牧師的職責相稱。他受封牧師,是教會對他生命敬虔與工作忠心的肯定。

 

 

  席牧師做了許多詩,在當時家傳戶曉,甚至不信的人也跟著唱起來。在“天招局”裏戒煙的人,憂愁煩悶時,就唱詩解憂;信徒如遇試煉,也隨口唱一首,這樣就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歌譜部分是創作而來的,部分是中國民間歌曲改編而成的。席牧師自己喜歡唱歌,他唱的時候把音尾拉得很長,象京劇一樣。結果不但收到舒暢心情的功效,更傳達了神的恩典,因為一首好詩常常就是真理的精華。

 

 

 

  下麵的一首詩,是席牧師所作的,為山西的基督徒所喜愛。凡遇經費困難,迫害頻繁,環境艱苦,災荒將至的時候,基督徒一唱這詩,便在神面前得著喜樂:

 

 

  一、為信主,家貧窮,我心似難安;想念主,在客店,我心便喜歡。

 

  二、為學道,遇逼迫,我心似難安;想念主,受捆綁,我心便喜歡。

 

  三、為福音,經試煉,我心似難安;想念主,被鞭打,我心便喜歡。

 

  四、為教會,遭磨難,我心似難安;想念主,釘苦架,我心便喜歡。

 

 

 

  副歌:主賜我平安,主賜我平安,

 

  主所賜的平安,與世福無干,

 

  人不能奪去,平安乃在天。

 

 

  這個為此世所不能給、所奪不去的快樂,就是他力量的源頭。在被責駡、捱貧困、受逼迫、處苦難的時候,一想起這都是“為了耶穌”,心裏便滿有喜樂。這種喜樂是只有親身經歷過的人才能體會的。

 

 

  席牧師開辦的“天招局”得到神的賜福,一直興旺,在山西、陜西、河南的直隸等四個省裏開設了四十五個“天招局”,藉此拯救了許多人的靈魂。然而維持與管理工作之繁重,責任之重大,決非片言可盡。在那些忙碌的年頭裏,席牧師碰到許多困難,但每一困難都再一次印證神的信實,因他把一切的重擔卸給神。每一次的缺乏,總是求主供給,每走一步,總先求主帶領,當他看清是神的帶領,便迅速行事,毫不遲疑。日日如此,時時如此,無時不見主的恩典豐滿,主的力量夠用。

 

 

 

  工作愈多,他離家的時間也愈多。有時是幾個星期,有時是幾個月,有時為了視察“天招局”,有時為了辦理教會事務,總是在路上風塵僕僕。為了省錢,他不顧自己是上了年紀的人,總是先步行一段,直到走累了才雇騾馬再走一段,自挑行李更是不在話下。神奇妙地賜下力量,使他歷盡艱難也不覺疲累,他是一個為神所特別呼召而為神所特別支持的人。他本人也確實知道,這全都是神答應他的祈禱,因他早就曉得如何運用聖靈的大能來克服衰弱、疲勞和疾病。同工們說他總是勞勞碌碌的,他回答說:“在主的工廠裏,人都非忙不可。不過,我們的心總是清閒的。”

 

 

 

 

  那時,甚至有一種謠言,說他藉“天招局”牟利,說他開局的目的是為了發財。有人把這話向他轉告,他就不慌不忙地答道:“是的,我辦的‘天招局’是利息優厚的事業。它的老闆就是我的主,也就是萬有的主。我謀取的利息是無價的靈魂。入了局,聽了福音,信了道,得救的人並不算少。從開局到現在,入局戒了煙的人,男男婦女女共有幾千人,通道的不少,其中還有當了牧師、長老和執事。這種奉主名所做的生意,有什麼可以反對的呢?”面對這樣的指責,他向來不以為意。

 

 

 

  當工作在荒地難以開展、同工們灰心之際,他就勸勉他們說:“有一個時候,主耶穌自己也不能做什麼事,就是他在墳墓裏的那幾天。我們現在也是如此。可是,我們必定會有一個復活的早晨。”

 

 

  在神恩之下,只要他能夠做到的,無不盡心盡力去做。主說過:“我在你們中間,如同服侍人的”(路2227)。他把這話奉為金科玉律,因此,他不督責人,只替人挑擔子;也不管轄人,只為人服務。他感到耶穌為自己捨命,所以自己也當為弟兄捨命,在大事上如此,在小事上也如此,他時時提醒自己:主耶穌在上十字架之前,豈不是天天為別人犧牲嗎?所以,他的時間,是完全為別人的。無論在如何忙碌的時候,只要別人有所請求,他總把工作放下,耐心地先去處理別人的事,那怕是瑣細的事。他這樣做,並不是出於勉強,乃是愛的流露。

 

 

 

  有一次,席牧師為準備帶領一個大聚會,正在禁食祈禱。時間到了,他只想著講題,走向會堂,沒有注意一個婦人在後面的視窗等著他。那個婦人一見席牧師,就叫道:“席牧師,我在這裏等你呀!我的孩子病了,請你給他一點止咳藥吧!”可見,這不是急病,但他一點也沒有不耐煩,便停下來,溫和地對她說:“不用著急。聚會後,我馬上給藥,你能等就等,不能等的話叫別人來拿藥。”那婦人就坐下等他。一散會,他就出去見那婦人,指點她如何照顧孩子。不論他如何為大事忙碌,對於那些為一些瑣事甚或不知理的事而來求他的人,他總是以禮相待,從來沒有不耐煩的面色。他真正為著基督的緣故,而做了眾人的僕人,在這一方面,實在令同工們佩服不已。

 

 

 

  在起用同工方面,他總是向神祈禱,等候神,免得出差錯,使神的工作受虧損。在席牧師開設的一所重要的“天招局”裏,兩位主持的弟兄素不和氣,後來愈鬧愈凶,就跑到席家投訴。席牧師一見就知道事情不妙,他心裏憂愁,這不只是弟兄失和,而是撒但在背後作祟,使神失去榮耀。這困難既由靈界而來,也只有依靠聖靈的力量才能克服,勸解和其他人為的辦法都是毫無用處的。他就一連禁食兩天,為他倆專誠向神祈禱,並告誡家人,不許詢問他倆遠道而來的原因。同時,對他們倆人特別厚待,飲食起居都由他親自照料,一視同仁。

 

 

 

  第三天,他仍然禁食,他知道自己的禱告已蒙應許,就到兩位弟兄的房間裏,對他們說:“弟兄們,這完全是我的過失。當初,如果我多一點禱告,考慮周詳一些,就不會把你們安置在一個局裏。所以,我覺得我在這事上對不起神,也對不起你們兩位。我們還是彼此原諒,也求天父原諒我們吧。”一番體恤的話語,使這兩位弟兄完全降服了,連一句埋怨的話也沒有。兩人流淚悔改,言歸於好,合一在施恩座前,祈禱時,聖靈充滿了這一位不憑血氣行事的忠心僕人。只要是為耶穌的,他便沒有什麼是捨不得的;只要是為拯救靈魂的,便沒有什麼是做不到的;只要是為主所背負的十安架,便沒有什麼是背負不起的;只要是主所走過的路,便沒有什麼地方是行不通的。他捨棄了一切──為耶穌!

 

 

 

  他已為主鞠躬盡瘁了。在他離世歸天的時候,那些在他左右的人啜泣不止,但是天上的使者卻因他在天享受盛大的歡迎而羡慕不已。

 

 

 

  要消滅惡性犯罪,固然可以運用教育、社會、輿論、司法等力量,但最有效的方法莫過於鼓勵他接受一個正確的宗教信仰,讓耶穌基督進入他的心,使他裏頭有耶穌的生命,耶穌的性情,因為有了新的生命,才會有新的生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elpjesus 的頭像
helpjesus

歸榮耀給神

helpjes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