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雀美女士國立成功大學中文系畢業﹑是一位生命故事的兒童文學作家。兒時失怙在兼嚴父的慈母呵護下長
大,自小受拜佛母親的影響,對佛學深有研究。從小課業優秀,升學之路平順,在台南成功大學認識李政
隆,婚後和建築師 先生共赴日本深造,回國後熱心參與社會公益工作。

  曾在證嚴法師的慈濟世界奉獻心力,協助推動小組的策劃工作,又深入泰北和緬寮協助濟貧;在泰北獻
策追逼「數典忘祖」的基督徒,在寮國投資五星級大飯店,熱心弘揚佛法廣利眾生志業。然而,事業雖日正
中天,一切還是虛空幻滅,善感的她大嘆人生只有「勞苦愁煩、轉眼成空、如飛而去」可比。

  直到耶穌向她顯現又對她說話,她才頓悟:原來耶穌才是真神。從此,她像以馬忤斯路上遇見耶穌的那
兩個門徒一樣,眼睛亮了心也火熱了,她的人生變成「走遍各鄉、宣傳福音、到處治病」。

救恩傳播中心李雀美姐妹專訪
分類:見證文集
2008/04/09 12:33

李雀美姊妹見證分享

我和先生曾立志不生孩子,打算一輩子委身慈濟,從事公益、行善、扶弱救貧,追求公義,建立人間淨土,可是,到後來卻沒有辦法走下去。


楊:親愛的聽眾朋友,感謝神的恩典,今天有一位特別來賓來到播恩中心的錄音室,相信大家記得去年十月份,分享過台灣李雀美姊妹的生命見證。她原來是佛教徒,但是現在她是一位虔誠的基督徒。我想請她自己來和我們分享她信仰的改變,李姊妹平安。

李:楊媽媽平安,聽眾朋友,大家平安。我能和大家分享我的生命見證是神最大的恩典,也是很大的榮耀。本來我從小母親告訴我,我們是信佛教的家庭,不可以信別的教,也不可以吃牛肉。我九歲的時候,爸爸過世了,我媽媽告訴我們說,一定要做好人要行善,所以我們兄弟姊妹都是乖寶寶。初一、十五過年過節,我們全家都一定要到沙鹿鎮上的大廟小廟一間一間地拜,這就是媽媽給我們「宗教信仰」的傳承。我從小就喜歡看書,對人生我常常思考,到底我是從哪裡來?我活著要做什麼?將來死了要到哪裡去?

楊:當時在你們信仰的佛教當中,你沒有得到答案?

李:沒有,所以我當時一直很困擾,以後就開始讀佛經。我的婆婆比我媽媽更虔誠,她每天早上晨四點起床拜萬佛,要拜幾輪,要五體投地的拜,每天都拜得滿身是汗。我婆婆唸什麼金剛經啊、佛法經阿啊,很多很多的經,她甚至要從日本訂「大法輪」日文的雜誌來讀。每個禮拜她要到廟裡面修行,到禮拜六我們把她接回,連過年的年夜飯也在廟裡過。所以我們家大年初一到廟裡去給婆婆磕頭,年夜飯全家都不吃,那叫過午不食。婆婆對我說:「你如果要先生事業順利,家庭幸福的話,你要每天唸“地藏王菩薩本願經”上、中、下各一部,還念大悲咒108遍。

我們是七一年留學日本回來的,當時我先生在淡江大學建築系教書,我們家有建設公司,投資建築師事務所,那時台灣經濟起飛,各方面都很好。我一直覺得錢賺到了,但是我的精神生活,只有這樣地吃喝玩樂嗎?我就這樣過一生嗎?我婆婆是一個很善良很好的人,她只想「人生苦海」,她要脫離六道輪迴,六道就是天道、人道、地獄道、畜牲道阿修羅道還有惡鬼道,佛教離不開六道輪迴,要修行到不在六道輪迴裡面。其實我在大學的時候,我的室友要帶領我去教會信耶穌,我說:「不行,我不可以背我的教,我不能背叛我們的祖宗,我不可信洋教。」另外一位看到我很固執,她就拿聖經送給我,我認真的在大學裡看完了聖經。她以為我看完聖經可以跟她信耶穌了,我說:「No,信什麼教都是勸人行善的,信什麼都是很好,佛經很好,聖經也很好。我告訴你,我讀了聖經傳道書,講的虛空的虛空,佛經也講虛空,佛經講四大皆空,聖經所講的跟佛經所講的都是講虛空,所以請你不要叫我信耶穌。」聖經裡面的箴言講得那麼好我都讀過了,但是我讀中文系啊,我讀了四書,大學、中庸、論語、孟子也教做人處世的道理。中國人講的天人合一,我都看到了,信什麼教都一樣。


楊:耶穌所講的永生道理和耶穌釘十字架為我們捨命流血救贖的愛,你沒有想?

李:我想不通,我那時候不知道耶穌是神,我只知道祂是一個人,這個人是釘十字架修行的。我也認為祂苦行,我只知道祂在十字架上捨身,因為佛教也有捨身菩薩、焚身菩薩。那個時候不知道救恩,反正永生就跟我們講要到西方極樂世界去,我要脫離六道輪迴。

楊:靠自己修行就可以得到。

李:是的,我也跟婆婆修行,跟我婆婆朝山,所以那時當婆婆對我說,她聽說有一個師父在花蓮蓋醫院,她很想見這位師父的時候,我馬上告訴我學生的家長,一個多禮拜左右,我們見面了。我先生說他小時候印象裡面有個東方聖人,他一想,花蓮在台北的東邊,他就認為証嚴法師是東方聖人。我婆婆很高興,她以為這是為李家做功德。那時候我常常到花蓮慈濟功德會本部,也加進花蓮慈濟功德會第一代的推動小組,為慈濟世界短程、中程和長程做了很多的規劃。包括在慈善、救濟、教育、宗教傳揚弘法。我本來就是一個作家,所以我跟歐陽坤先生兩個人負責文宣的工作,製作慈濟世界的電視節目,買電視節目,盡量寫文章發表,到處舉辦各種活動,廣宣慈濟精神在台灣。那時我們認為台灣應該有95%的佛教徒,我們都有,什麼事情都有這方面的專家。第一代慈濟功德會的推動小組都是大老闆專家,做什麼事都要收集好多資料分析研判。一個月師父來一次就和師父開會,我的火力積極性很強,加上台灣那時經濟剛起飛。人總有惻隱之心,知道要做慈善,而且是本地的宗教,佛教要做慈善,令人耳目一新,就是所謂的「福田一方,廣邀天下善士,心蓮萬朵共造慈濟世界」。

就是在這個理念下,台灣掀起了一波慈濟的旋風,所以現在台灣至少有3-4百萬慈濟人。行善是很好的,但是由於人在核心當中,難免看到一些人看不過去的事,當時我跟我先生要委身在慈濟一輩子的人,沒有辦法走下去了,。在那裡紛爭多,覺得我們是單純的要獻錢獻人,如果有閑話和有紛爭,我們也不想去惹這些事情,所以在慈濟醫院落成,與師父詳談以後,我們就揮淚告別師父了。

楊:退出了?

李:就這樣退出了,退出了以後,我的先生認為須要辦佛教雜誌,我們就自己每個月出版二、三十萬本「佛教文化雜誌」。那本雜誌專門想到我們這樣苦修苦學,修行的最後,我能不能跳出六道輪迴?我有沒有辦法到西方極樂世界?我沒有信心了,我先生說,那人間淨土就在這一世不要在來世了,我們就呼出一個口號,這口號叫「人間淨土」。就是說人心要改善,不要做惡,社會工作要做得好,窮人要有人救濟,有污染的環境,大家要趕快起來保護這個地球,保護台灣寶島,大家要追求社會的公義,追求政治上的公義。當然我們不參與政治,只是在做社會運動,當時剛好有所謂要保護文`化古蹟,台灣濁水溪以南的一、二、三級古蹟,我先生都有維修。台灣古蹟幾乎都是廟,我先生很高興,他說鋪橋、修廟就是功德,很努力的做了。但是在做的時候,他發現那些廟的董事怎麼都是地方上的流氓、教頭、黑道,如果這些菩薩是活的,怎麼會被這些黑道所挾制,香油錢都是那些黑道在用,這些是真神嗎?就在這個時候,泰國忠烈祠要規劃,泰北難民要歸化成泰國籍。他們一想,幾代以後沒有人知道我們的老祖宗是來自中國的,他們一定要找個印記。他們就說要蓋一個中國傳統建築,在泰北的山上祭拜那些忠魂、英魂、國軍英雄,所以就來台灣找到我先生幫他們設計。他就到了泰北去,那邊的人真苦啊,掙扎在物質和生、老、病、死,所以我們一頭栽進去泰北救濟。那時也有宣教士要到泰北宣教,我先生就對泰北李將軍獻策說,把那些宣教士趕到山上去,把他們圍在山上,不准他們下來,他們就傳不了,因為我們是拜佛的,要弘揚佛法。我先生最後說:「我救濟你們總是短暫的,我有死的時候,我不是永恆的人,是不是想個賺錢的方法。」所以他就說這裡木材多,我們做木材生意。李將軍的大小姐說:「木材寮國更多,因為他們那邊是金三角。」他又去了寮國做林材生意。到寮國一看,寮國更苦,他就要在寮國開一個無煙囪工業,製造寮國人的就業機會,也可以提高寮國人的生活品質,我和婆婆反對。之前曾經我先生提出過要和我離婚,我很痛苦。

楊:他是什麼理由?

李:他對我說,我只有出家,才能夠知道我將來有沒有確據到西方世界去。他說你跟我媽兩個是我最愛的女人,我超渡我自己,也超渡你倆呀!我一聽信佛教是這樣子,還沒有家庭,還沒有和樂,就先亡家了,真的很苦呀!但是泰北忠烈祠就轉移我先生的目標,他不出家了,可是家裡什麼錢都進去了。加起來我們匯款水單要買九千多萬台幣,那是在1990年代。匯了那麼多錢出去,旅館沒有蓋好,因施工的人不夠。最後我先生就很痛苦,在那裡染病回來了,我婆婆也洗腎了,我小叔跟我小嬸在巴黎聽說被巫婆下毒咒病了,病到從巴黎到星加坡,星加坡逃到日本,日本逃到台灣要求死了。台灣也到處能拜的,能祭的,能解的,什麼錢都花,但都沒辦法。這時候我小叔看到一本靈異雜誌,上面有一個道長,他說是神醫,我小叔就打電話去,這神醫三字經一罵,我小叔真的好了。這個道長有三個太太,每個太太有兩個名字,說什麼瑤池金母轉世,什麼九天玄女啊,這個道長自稱天公再世,他還說我先生和弟弟是輔助他的兩條靈,他對我小叔說回去跟你大嫂講,再不信我的話,二個月後她會死。二個月後我沒死,我小叔就問道長,他說:「我掐指一算,你大嫂是蛇精轉世,我抓不到她。」接著又說趕快叫你大哥來信,他再不來信,四十五天後會破產。我們家四十五天沒破產。他又告訴小叔說:「你大嫂不是你大哥本命的太太,如果把她離掉不要了,我帶他到大陸娶他本命的太太,他再可賺100萬。當然這時這個家庭就雞飛狗跳,那時我又開始受了一波婚姻的逼迫。這個時候,我白天硬撐,要照顧婆婆洗腎,小叔又生病,又有家裡的建築公司與建築事務所。我先生也病了,他在寮國染了阿米巴痢疾回來,醫生對他說:「你是遺傳你媽媽多囊腎,要很小心,你是不能吃藥的人,有病了很困難。請你不要去寮國,你要死就去,不要死就在台灣。」我先生一想,我怎麼能出師未捷身先死呢?他就說:「我要死也要死在寮國,我就是不要活在台灣。」他說他要做捨身菩薩,所以我很苦啊,行善還沒做好,我的家裡就變得雞飛狗跳。

楊:你那個時候有沒有想到你們拜的是什麼樣的神?

李:有啊!開始苦悶又懷疑,但是我沒有辦法,認為我是不是前輩子欠債,因為佛教講因果論嘛!

楊:親愛的聽眾朋友,李雀美姊妹處在這千頭萬緒危急情形下,將如何解決呢?因節目時間關係,請你下禮拜同一時間,繼續收聽「見證如雲」節目。願主耶穌賜你

平安。

842 我找到了真神上帝 (07.01.2006)

李雀美姊妹見證分享

信了耶穌以後,巴不得對所有信佛的人說,我以前信錯了,我們都假神真拜,信佛的人都是要行道、行善,可是聖經說:「我們都被這世界的神弄瞎了心眼,不叫基督榮耀福音的光照著我們。」 (林後4:4)

楊:李雀美姊妹,當那邪教道長慫恿你先生和你離婚,先生又執意不惜犧牲,抱病要去寮國完成他的善舉,你婆婆又在洗腎,公司的業務等等,裡裡外外壓力那麼大,你怎麼辦?

李:那我要趕快修功德啊,廟裡面法會啊,法會要出多少錢,趕快去出啊,要解厄啊,蓋廟啊,要出什麼錢都來啊。我這樣做這些事情,到處算命,到處去解,沒辦法,人家講那裡行就往那裡跑。沒辦法的時候,我還繼續每天唸地藏王菩薩本願經,每天繼續唸大悲咒。白天做晚上就哭啊,哭到不行就睡著了,我人生苦悶,能跟誰講呢?哭到有一天,我還自己怨嘆,白天沒好日子過,怎麼連晚上都沒有給我好夢呢?第二天,做了一個夢,我夢見我先生開了車子在高速公路上火燒車死了。到第三天,我又做了一個夢,夢到我先生開著我們在南部工地的白色跑車壓死人了。我就覺得事有蹊蹺,因為連續三天了,隔天醒來在我唸經的時候,把佛經往桌上一拍,我說:「天龍八部護法神啊,你是誰啊?你給我看,你是誰啊,我和我先生一輩子立志行善,從小到大一輩子所做的都是好事,為什麼上天不給我好日子過,晚上也不給我好夢,夢也不是日有所思,一定有什麼蹊蹺。請你保佑我大事化小事,小事化無事,你是誰?你給我看,我一輩子跟你。」那天晚上睡覺的時候,耶穌來我家了,我婆婆在馬偕醫院洗腎,我見過馬偕醫院的耶穌像,我在睡覺當中看到醒過來還看著祂。當我醒來的時候,我掉眼淚了,我說:「怎麼會倒楣到這個地步,不僅菩薩跟我開玩笑,連耶穌我不認識的神也來軋一腳。」第二天晚上在睡覺當中,我看到光了,耶穌說:「我是光,是世界的光。」那光由暗而亮,由亮而暗,這樣循環從我在睡夢中,讓我看到坐起來一直看,我一直看這到底是什麼,我不知道,但是耶穌說:「請你不要懷疑,那相信的人是有福的。」我不相信,我懷疑了,我一懷疑那光不見了。我一直以為是霓虹燈,但是我打開我房間的窗戶一看,根本不是霓虹燈。隔一天,還是一樣唸經拜佛,到晚上我依然又哭到睡覺,睡夢當中,上帝就開了我耳朵,祂用台灣話對我說:「你還不信啊,你不信教會就在松江路跟南京東路那裡。」

楊:你聽到聲音?

李:很清楚的對我講,所以我很清楚地坐起來思考,一個禮拜以後,我搭計程車去了,一看在那外有教會。我們讀書人,說話要有信用,我就說:「耶穌,我要信你。」我馬上就去拿我公公生前所留下來這本聖經,就是這一本。

楊:公公怎麼會有聖經?

李:我公公晚年的時候,鄭牧師向他傳耶穌,公公要過世的前幾年信耶穌了。

楊:噢,公公信了耶穌,婆婆跟其他家人就沒有跟著信,所以家裡有這本聖經。

李:是,當時我們剛從日本回來,我公公跌倒過世了,我們就遵守他的宗教,請鄭牧師為我公公辦理一個基督教的喪禮。那時候我什麼都不懂,為我公公好,把聖經還有我公公的眼鏡假牙什麼都放進去了。我記得牧師對我說:「他沒有病了,他什麼都好了,不用了,藥也別放進去了。他在耶穌那裡他沒病了。」我永遠記著這句話,又把聖經從棺木裡拿出來。我那時候有一個印象,因為我跟我先生立志不生孩子,我公公應該為我
小姑小叔留個一傳家寶。那時候,他們都還比較年紀小在讀書。我公公是56歲跌倒,意外過世的。我一拿我公公聖經,從中間一翻開是詩篇109篇,哇!一看正是我當時的心境,我就是被那個道長逼成這樣子的,哎,耶穌幫助我,我又哭得希里花拉,所以現在我拿的我公公這本聖經,這地方是皺巴巴的。

楊:淚水浸濕了,感謝主。

李:對!從此我想要找一個人,我要找劉俠、劉姐生前跟我們很好,也是基督徒,我們也跟她一起做社會福利工作。劉俠要向我們傳耶穌,所以我想打電話給劉姐,但想到劉姐身體不好,我還是打給她的總幹事余哥。余哥對我說:「我沒有在伊甸了,我現在南京東路國語禮拜堂當傳道人了。」

楊:啊,感謝主。

李:一聽我就知道上帝耶穌已給我安排了,所以我就找余哥,但我對余哥說:「我們家的人如果知道我要信耶穌,一定會離婚的,尤其是我家目前的光景,你不要打電話給我,我會主動打電話給你。」因為我那時有一個心願,我一定要和我先生兩個人雙雙對對洗禮,那才是幸福的。余哥說:「在神沒有難成的事情,你禱告。」我說我不會禱告啊!他說:「怎麼不會禱告,會拜拜就會禱告啊,你以前怎麼跟菩薩講話,你現在就跟耶穌說啊,你一開口就說:「親愛的耶穌基督,就不要唸以前的佛了嘛。你把你的心事告訴耶穌基督,祂為你流寶血,祂在十字架上為擔當你的罪,使你成為義,只有義人才能直接跟上帝講話,耶穌會為你代禱。最後你要說:「奉耶穌基督的名禱告,阿門。」阿門就是我所求的是誠心誠意的,我所求的是真實的。」我就這樣禱告。半年後,在1994年的復活節,我們夫妻雙雙在板橋的新埔教會受洗了。

楊:多幸福!你看在神真的沒有難成之事,這種事情誰料得到,感謝主。

李:信主了以後,婆婆那時候在洗腎,已經心力交瘁了,她也沒有反對。我回去告訴我媽媽,媽媽說很好,耶穌也是好神,耶穌也是勸人行善的。因為她們不知道救恩,所以她就說:「信就要心堅意切不要再回頭,要好好地信。因為我媽媽每年都要為她的兒孫在廟裡點平安燈,點光明燈,她就到廟裡說:「對不起,我的四女兒和女婿都信了耶穌了,請你把他們的燈拿走。」後來,我媽媽如果要去為我們算命,算命的師父說他算不到了。信了耶穌以後,我就認真讀聖經,我記得,我要請牧師來跟我先生傳耶穌,那一天也是神特別安排的。牧師說:「你如果早一分鐘或晚一分鐘打來,我都接不到你的電話,因為我已經準備要去高雄了。但是我下樓到車上發現還有東西沒有拿,又上來拿,拿完開門要出去的時候,你的電話鈴剛好響了。」

楊:感謝神。

李:是啊,神就是奇妙。牧師果然來探訪,那天下午六點鐘和我先生談耶穌基督的救恩到兩點鐘,我先生很認真的聽。後來他明白了,他說蓋旅館,旅館裡有夜總會,難免會有淫亂的罪。他拜佛,他知道淫亂罪很大,雖然他自己不犯,但是他間接叫人家犯,這個罪多大。他買木材,砍木材,水土保持不好會害人命。我先生是在緊張,怕他的罪將來無法脫離六道輪迴,翻遍佛經無法解決罪的問題,牧師對他說:「耶穌已經釘了十字架,把你的罪救贖了,恩典是白白給你的,耶穌已經為你死了,三天後復活了。」我心想對啊,我們修行修了老半天能不能得到,我們是老早就在懷疑了。牧師這一說,嘿!有永生,這永生就是我們以前所說的西方極樂世界,我們也不要修行了,不要那麼苦了。牧師說你們只要單純的信,他說:「信,人的信加上神的恩典等於救恩。」所以我們信了耶穌,就很認真的到教會裡面領五燈獎,台灣最好的是五燈獎。第一獎讀經,第二獎禱告,第三獎做禮拜,第四獎服事,第五獎奉獻,是我們受洗以後領的五燈獎。越查經就更認識耶穌,越查讀就發現神的話句句帶有力量。我們越禱告,神和我們越親近,神啊,很奇妙,會在我耳邊和我談話,到現在我常常聽到神的聲音。我們就努力服事,我們要把流浪漢變成耶穌恩友,所以我們就開始「恩友中心」,我先生被牧師按手差派去管理恩友中心。在2003年十一月開始,已經開拓了五間「恩友中心」照顧台灣的街友。台北、板橋、中壢、台中都設有「恩友中心」,我們生命大大徹底的更新,跟著耶穌,我們有平安,有喜樂,做事很有信心。信了耶穌,不見得人生事事順利,但耶穌說:「世界有苦難,但是在我外面有平安。」我們也帶很多人信耶穌,我媽媽九十歲那年也受洗了。

楊:感謝主!婆婆呢?

李:我婆婆雖然沒有受洗,在病床前,因為我們禱告,婆婆曾經看見三次十字架向她顯現。每次她在生病的時候,她都會看到天使在她床前照顧她,我婆婆是很硬的,不信耶穌,但是神給她看見了異象。婆婆好幾次很危險,都是被我們救回來,第一句話就對我說:「沒有佛啦,無佛啦!」她說她都是撞到十字架回來的。

楊:啊,感謝主!

李:我先生是她最疼愛的長子,所以我先生就向她傳耶穌,婆婆說:「我要信耶穌了,我聽人家說麥當勞的漢堡很好吃,你給我買一個。」她說:「我要破戒,我要看麥當勞到底多好吃。」吃後,她說:「啊,好笨啊,那麼好吃的牛肉漢堡,我以前不懂得吃。」婆婆過世的前一天晚上,因為那時她很危險,我就在病床前守著,我向耶穌禱告說:「我要跟你求一個印證,如果你要帶我婆婆走,她已經相信你了,你再一句話給我,婆婆還沒有受洗,你能不能帶她走?」結果神就給我一幅圖畫,好像我翻開聖經,在右邊的下半欄有一行黑字「主應許永生」。我馬上禱告說:「主啊,你既然應許永生,我放心把婆婆交給你了,我們有一天在天家再相見。」信了耶穌不但有永生還能夠和親人永遠在天家相見,這是信佛教所沒有的。我是一個有類風濕關節炎的病人,信耶穌前三年,醫生宣佈我這個病,我信耶穌之後,我對耶穌說:「耶穌啊,我這個病會讓我身體慢慢變成畸形,我信了你,如果我身體畸形,人家會說她是沒有拜拜,得了報應了。所以耶穌請你醫治我,你一定要在我身上顯示你醫治的大能。」耶穌就成就了。我已經好了五、六年了,我的血液檢驗都是正常。我先生的多囊腎症到現在還是保持得好,也不必到洗腎的地步。我相信聽了這個廣播要接受耶穌的人,耶穌也會加倍的愛你。

楊:謝謝李姊妹的分享,謝謝聽眾朋友收聽,願主耶穌賜你平安,再會。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elpjesus 的頭像
helpjesus

歸榮耀給神

helpjes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